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了情緣:心有千千結

了情緣:心有千千結

了情緣:心有千千結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2-27 09:22

評語:整篇寫的很好,文筆嫻熟,文風細膩,小說題材新穎,值得推薦。作者實力之作!

京都。

人山人海,摩肩接踵,走在大街上,人聲鼎沸,吆喝聲,叫賣聲此起彼伏。每個人為了討口飯吃,莫不使出渾身解數,好讓手上的商品賺得**的銀兩。

街道四周是整齊劃一的店鋪,品種應有盡有,琳瑯滿目,一派祥瑞之象。臺階上也有小商販擔架一放,就地吆喝起來。

柳依感覺全身的熱血都沸騰了,穿過來這么久,她還是第一次踏出相府,如此清晰的領略古人的世界呢!嘿嘿……看來真的得好好逛逛了,不然都對不起自己穿過來這么一回!

念此,柳依臉上玩味一笑,“走咯,血拼咯!”她大喝一聲,領著紫汀她們在人群中穿梭起來。

柳依停在一小攤前,眼光啄個掃了過去。

小販立馬堆起笑容,眼里放著精光,諂媚地夸道:“小姐真是好眼力,這可都是……”

柳依果斷的一揚手,打斷他的話,豪氣地指使著后面的跟屁蟲,“得了,姐妹們,把東西給我拿上,繼續前進!”

“小姐……”

“嗯?”

紫菱可憐兮兮地看著柳依,抬了抬手里的一大堆東西,其意思不言而喻。

“來福,拿東西!”

“?。??”來福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大叫出聲,他可是太子的人!

“啊什么啊,紳士風義你懂不懂?”柳依眼神四處亂看,根本沒時間搭理他,她一定要買得他們破產!

紫菱嘿嘿一笑,把東西全往他懷里放,“嘿嘿,小姐吩咐的,奴婢不敢不從,公公勞累了,呵呵……啊,小姐,您等等奴婢啊……”

柳巖微皺了皺眉,輕輕搖了搖頭。

宮墨軒看了看走遠的來福,也表示沒折,他是太子,沒這習慣。

兩人對視一眼,都有了無奈,逛街的女人真可怕!

“你倆干嗎呢,快點跟上??!”谷澈揚著手招呼他們快點跟上來,回頭柳依要丟了可怎么辦!

柳巖加快幾步,上前搜他的身。

谷澈不爽的大叫,“你干嗎???”

柳巖的小臉直接皺成了包子,他什么也沒搜到……

谷澈疑惑地戳戳他的包子臉,“怎么了?”

柳巖猶豫了下,幾次抬眼掃向正在瘋狂掃貨的柳依,最終才決定說出實情,“我們沒錢了?!?/p>

谷澈表情實在精彩,半晌才回過神來,神情復雜的說道,“呃……沒錢是什么意思?”

“……”柳巖微微一個抽+搐。

宮墨軒也示很無語,他堂堂太子居然……太丟臉了!

“你們怎么這么慢,快點??!嗯嗯,這個不錯,拿上……”

“是……”

“哦哦,這個也可以……”

“還有這個……”

“是……”

“這個……”

“……”

店小二直直盯著著這幾個鬼鬼祟祟地客人,越看越覺得他們是騙子,這年頭騙子太多了,小心使得萬年船??!

店小二笑容得體的上前,指了指仍在挑選的不亦樂乎的柳依他們,“客官,你們看這……”

宮墨軒直接抬頭看天。

柳巖一看便知是什么意思,別過臉去假裝沒看到。

店小二眼神在他們三人身上掃了一圈,最后落在谷澈身上。

谷澈尷尬的笑了笑,小心衡量了一下,直接鎖定了柳巖,趕緊捅捅他胳膊肘,柳巖扭過頭看了他一眼,沒理睬,低下頭看鞋底,谷澈又捅了捅他。

柳巖干脆利落地抬腳往柳依那走去。

宮墨軒閑閑地整理衣袖,假裝沒聽到,心里卻樂翻天。

谷澈傻了,他們太過份了!

店小二對他們各自的動作全收入眼底,心里越發的肯定他們是騙子??粗麄兊难凵裨絹碓讲簧啤?/p>

谷澈狠狠瞪了他一眼,扯下腰間掛著的玉佩,一把甩他懷里,語氣兇狠,“去桓陽王府結賬!”

柳依手一頓,隨即笑彎了腰,心里的悶氣全消了。

暗夜城剛邁出的腳不知是要收還是要放,想笑,又覺得沒什么可笑的。對上他們投過來的視線,困難的扯了扯嘴角。

柳依眼尖,早他們一步看到他,快步跑到他面前,隨手從懷里拿出個玉墜子,笑嘻嘻地塞他手里,“吶,這個送你!”

柳巖臉瞬間黑了,看著他手里的東西,眼神冷若冰霜。

谷澈眸中迸出一道冷冽的寒光,面容因為憤怒微微扭曲,咬牙切齒的哼哼:“這小子找死!

宮墨軒盯著那玉墜,神色復雜。

暗夜城疏離地后退一步,眉毛皺得厲害了,環視一圈,出口便道,“謝謝柳小姐好意,我……”

柳依眉尖一挑,不以為意,“沒事,一點小意思?!?/p>

暗夜城的眉頭看起來都快打結了,還未出口反擊,柳依已經一把拽著他就往外走,“走,姐請你吃飯去!”

暗夜城呆呆地仍她拽著,半天回不過神來,他們好像是敵人……

柳依看著他紅撲撲的包子臉,手忍不住偷偷捏了幾把……

熙攘的人群突然炸開,黑衣使者們蜂擁而來,凌厲的殺氣鋪天蓋地……

隱在暗處的侍衛,快速飛出,迅即圍成一圈,擺出警戒御敵嚴陣以待的姿勢,將太子勞勞護住。

柳巖看著柳依縮著肩膀躲避殺手,早已心急如焚,奈何殺手太多,場面太多,竟一時脫不開身。

暗夜城也同樣被人纏住,不由氣得跳腳,瞪著大眼,下手豪不留情!

柳依稍稍鎮定了下,憑著本能,牢牢的跟緊暗夜城,瞅著空檔,時不時給敵人一腳或是一圈。

紫菱害怕不已,渾身都在抖,怯生生的躲到來福背后,她的眸子閃閃爍爍又要開始流淚。

來福不安地看了遠處被團團護住的太一眼,狠了狠心,適時的握了握她的手,道:“別怕,我會保護你!”

紫菱愣愣地看著他,忘記了哭泣,感覺有什么在心窩里發酵。

暗夜城雖是年經小,但到底有高人指導,武功不錯??墒?,到底寡不敵眾,還要照看著柳依,慢慢的就落了下風。

眼前的殺手眼神灼灼,怒氣勃發,對于柳依時不時的小人行徑,氣得牙根癢,下手更加兇狠。緊緊相逼,毫不猶豫。每一張,每一劍,皆是沖著要害而去。暗夜城步步后退,漸漸顯得力不從心。

柳依正待開口,突然,只覺得背后竄出湍急而凌厲的冷風,騰騰的殺氣鋪面而來。刀光劍影中,下意識地,柳依一把推開暗夜城。

忽地,寒光一閃,手起劍落。

柳依一聲慘叫,眼里一片刺紅,她死死的咬緊下唇,發出低低的嗚咽。

谷澈快步抱住柳依的身體,身體顫抖,“依兒……”

柳巖%.口猛然一震,凄聲叫道:“依兒……”

宮墨軒的眼神帶著嗜血的光芒冷喝道:“殺無赦!”

柳依看著手肘上的血跡連笑的心都沒有了,那一刻她以為她要死了!

宮墨軒接過渾身顫抖得厲害的柳依,眼瞳深深,不知在想什么。

谷澈沉著臉,一言不發的上前,邊打邊咬牙,“你算什么東西,也值得柳依救!”

柳巖緊跟上前,眼神尖銳如玄冰,打得毫無張法,沒有人值得柳依舍命相救,他算個什么東西!

暗夜城卷縮著身子,下意識的抱著腦袋,這一次他突奇地沒有反抗,眼光看向柳依,眸光閃爍,他不明白她怎么會救他,他們不是巴不得他死嗎?

柳依回他個微笑,看他痛楚的樣子,隨即微蹙了眉,“哥,你們別打了,我們回去吧!”

暗夜城快速收回目光,哪怕他們停下,他也沒什么想法,反正母妃一不高興就喜歡打他,他沒多大感覺。

宮墨軒抱著柳依抬腳就走,雖然是小傷但還是要讓太醫仔細看看才行!

柳巖率先收手,這是他第一次和暗夜城動手,還是兩個人打一個,而且對方還沒還手,這讓他不恥!

谷澈氣不過多踢了他幾腳,“下次要死,躲遠點!”

“依兒,等等我們……”

柳依扯扯宮墨軒,“太子哥哥,我們走快點,別理他們!”

宮墨軒配合的加快速度,幾個起落已經把他們遠遠甩開。

宮墨軒抱著柳依直奔東宮,丫環奴才們跪了一路,冬雪聽到聲響,忙欣喜地迎了出來,“太子爺您回來啦,皇……”

“請太醫過來?!睂m墨軒擺了擺手,剛剛那么危險,他擔心她還有別的傷!

冬雪看他神色憂慮,斂了斂情緒,沒再多說什么,領命退了下去。

春末撩了chuang幔,鋪了被子后,退到一旁。

“依兒,手還疼嗎?”宮墨軒輕手輕腳的把她放到榻上,撫了撫她的臉,一臉小心。

柳依點點頭,手肘處火辣辣地,柳依自嘲地扁扁嘴,救人之前,她忘記了衡量自己的實力!

秋霜端了熱水上來,絞了帕子,上前想給柳依擦臉。

宮墨軒順手接過,就要代勞。

秋霜眼中的訝異一閃而過,爾后眼觀鼻鼻觀心地退到一邊去了,雖然要太子親自照顧不和規矩,但那也輪不到自己說什么。

一旁候著的丫環和太監當什么都沒發生,低著頭看自己的鞋尖。

柳依不安地扭了扭身子,搶過帕子自己胡亂擦了下了事,這里這么多人盯著,不定會出去怎么說呢!

冬雪領了一眾太醫進了東宮,太醫在珠簾前停了下來,冬雪掀了簾子進去,畢恭畢敬地向宮墨軒稟道:“太子,奴婢把太醫領來了,可要現在喚他們進來?”

一旁的夏初眼神落到他*前,微微皺了皺眉,“太子,可要換身衣服?”

宮墨軒看了看,外袍上染了血跡,點了點頭,剛傳召了太醫,母后估計一會就要過來了,讓她看了,不免又要嘮叨一番。

夏初早就拿了衣袍候著,便手腳利落的為宮墨軒脫了外袍換上。

柳依睜大眼睛看著,嘴角笑意盈盈,不錯,雖然因為年紀小身材有些纖弱,但根基委實不錯!

宮墨軒扭頭看到柳依點頭贊許的模樣,瞬間覺得血液逆流,忙尷尬地咳了聲。

柳依嘿嘿地笑了起來,覺得他害臊的樣子也是可愛的緊。

宮墨軒接過秋霜遞來的茶,面無表情的開始扮深沉,心里卻翻江倒海,想不通他剛剛怎么會恍惚以為柳依是雙十年華,那眼神看得他臊得慌。

醫院首領王太醫帶著一眾院士上前,“微臣參見太子,太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起來吧,去看看柳小姐的身子是否有大礙?!睂m墨軒聲音平淡,沒什么起伏。

“臣等遵命!”一溜太醫恭敬的行了禮,上前小心地為柳依診脈。

柳依汗顏不已,幸得求援的人適時出手,她只是點小傷而已,至于這般勞師動眾嗎?

良久,王太醫僵著臉站了出來,他實在看不出有什么大問題,可既然太子讓他們看,那肯定不簡單,唉,看來自己真的老了!

“稟太子,柳小姐身子無礙,都是些外傷,微臣稍作處理下,既可放心?!?/p>

柳依嘴角帶笑,她本來就沒事,可偏巧太子重視,看來這太醫要郁悶死了!

“嗯!”宮墨軒習慣性地摩挲著杯沿,沒有過多的表示。

王太醫更加覺得自己要退休,太子什么表示都沒有,說明不滿意……

柳依看著綁得結結實實的手,無語地向天翻了翻白眼,包成這樣,回家娘看到不得哭死??!

宮墨軒卻甚是滿意,臨了還把太醫叫住,“給柳小姐開些去驚的藥?!?/p>

柳依立馬不干了,掀了被子就要穿鞋,誰要喝那苦得要死的中藥!

宮墨軒不解道:“怎么了,這是要上那去?”

“我要回家!”自己就這樣和宮墨軒進宮了,不知柳巖會多著急,還是快些回去的好。

宮墨軒不舍,抱過她哄,“依兒乖,等喝完藥再走可好?”

柳依臉色更加難看,掙扎著就要下來,“不喝,我又沒事,干嗎喝那嘮什子中藥,沒得苦死人,要喝你自己喝去!”

“大膽!”冬雪忍不住出聲呵斥。

“你誰啊,敢兇我!”柳依不屑,就一個丫環也敢在東宮大聲說話!

宮墨軒立即沉了臉,“來人,把她拖也去,三十大板!”

柳依不由多看了她一眼,星眸如水,臉若桃花,柳依點了點頭,確實是美人一個,宮墨軒居然沒想殺了她,是不是有奸情?

宮女們個個沉默不語,沒有人同情心泛濫,只有夏初神色不安,欲言又止……

冬雪沒有掙扎地任侍衛帶了出去。

柳依可憐兮兮地眨巴著眼睛,水靈靈的眼睛蒙上一層薄薄的霧氣,癟了癟嘴,“太子哥哥,依兒不吃藥,藥好苦!”

“嗯,既然依兒不喜歡,那就不喝!”宮墨軒柔情似水地說著,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唇。

柳依一把咬住他的手指。

宮墨軒笑笑看他,隨即蹙眉,居然真敢咬!

柳依吐出手指,低下頭不看他,低低的抱怨,“太子哥哥,癢死了?!?/p>

宮墨軒的眼眸閃了閃,慢慢地撫著她的背,淡笑一聲,帶些無奈帶些疼寵,“沒事,別怕!”

柳依看他沒生氣的意思,抓過他的手指,上面已經有了一層細細地牙印,輕輕吹了吹,嘿嘿地討好一笑說道?!疤痈绺?,依兒真不是故意的?!蔽沂怯幸獾?!

宮墨軒額頭輕抵著她的額頭,輕輕一笑,“不痛?!?/p>

“呵呵……”柳依低下眼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才合適,話說回來,其實和宮墨軒真的不太熟……

“依兒?!?/p>

“???”

“等你長大了,我去求父皇把你指給我做太子妃,可好?”

“……”柳依滿臉黑線,不好!

“呵呵,不說話就當你答應了!”宮墨軒兀自笑得高興。

“……”柳依抓狂,我能說不嗎???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言情小說 愛恨糾纏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腹黑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包括了都市、言情、娛樂、種田、重生等小說類型。本次小編為大家收集了現代言情小說大全,讓喜歡看現代言情小說的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愛恨糾纏小說
愛恨糾纏小說

是對愛情的執著還是對所愛之人的不理解,當相戀而不能相守,當相思而不知的時候,本應該甜蜜的戀愛便成為了苦澀的味道。本次老鐵文學網為您帶來愛恨糾纏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古言虐戀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喜歡看古代言情小說,尤其是很是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說!愉快的點進來吧,老鐵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了好看的古言虐戀小說大全!更多精彩古言虐戀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 微乐辽宁麻将真人 辽宁卫视快乐麻将电视赛 浙江20选5规则 广州一条龙微信交流群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查 江西南昌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快乐12 新浪比分直播网站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湖北30选5综合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 贵阳按摩器 前列腺 天津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广西快乐双彩历史开奖号码 哪里玩pk10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