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刻骨危情:傅少的嬌俏甜妻

刻骨危情:傅少的嬌俏甜妻

刻骨危情:傅少的嬌俏甜妻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7-03 08:10

評語:故事的情節很吸引人, 互動很有趣,看起來有趣而且充實,很久沒看到這么吸引我的小說了,實力推薦!

《刻骨危情:傅少的嬌俏甜妻》主角傅驪山,蕭木葉,是仨兒最新完結的都市小說,傅驪山,蕭木葉小說講述了傅家二少的大哥暴斃在自家酒店?拉開衣柜里面竟然蜷縮著一個女孩?

精彩章節

和薛燕妮在一起,蕭木葉很容易忘記了自己的煩惱,薛燕妮真的大街小巷都認得,輕車熟路地帶她去吃各種小店,去名店買衣服。

那些衣服上的標價高的嚇死人,蕭木葉不肯要,薛燕妮生氣的直跺腳,蕭木葉實在擰不過她,由著薛燕妮給她買了一大堆衣服。

其中有一件粉色的綴著珍珠的襯衫,搭配淡藍色的牛仔闊腳褲,蕭木葉穿起來,連店員都紛紛說:“真是好看,還沒見有人能把這種時裝穿起來有種,有種。”她們不知道該如何措辭,倒是薛燕妮跳起來說:“我知道,像瓊瑤小說里的人物是不是?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店員們連忙附和,不管她們是不是發自真心,蕭木葉自己倒是很喜歡,她從沒有穿過這樣粉嫩的顏色,也沒穿過這么精致的衣服,她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兩個繼姐淘汰下來的。

蕭婉麗的衣服其實還好,可是大姐蕭婉芳就比較過分了,她有時候有意把她不穿的衣服減一個大洞再給蕭木葉穿,蕭木葉只好再找布料把那個大洞給補起來,每到這個時候蕭何高黎就會很生氣,說蕭木葉是在有意丟她們的臉。

“行了,這件不脫了,剩下的都買單!”薛燕妮豪氣地揮揮手:“穿著吧,把你身上那件給扔了!”

“不要,太多了,太貴了。”蕭木葉快被她嚇死了,她和薛燕妮什么關系,怎么敢要她這么貴的衣服?

“哎呀,煩死了,說好了我送給你的么!”薛燕妮握著她的手,正經八百地對她說:“我們是妯娌么,要好好相處,將來,寂山哥結婚了,如果他的太太是個壞東西,我們可以團結一起對付她,不過如果她是好東西,我們可以一起出來玩!”

看著薛燕妮大大的眼睛,蕭木葉啼笑皆非,她真是太真誠了,真的讓蕭木葉不知道該怎么拒絕。

到后來,蕭木葉就有點放飛自我了,買完衣服去買化妝品護膚品,然后又去吃飯和各種甜品,薛燕妮帶蕭木葉嘗試了她長這么大都沒有試過的東西。

一個下午,她就笑了很多次。

等到快到傍晚的時候,薛燕妮接到了傅驪山的電話,蕭木葉才從夢一樣的感覺中醒過來。

薛燕妮在電話里撒著嬌,估計傅驪山在埋怨她不該帶蕭木葉出來,薛燕妮賣萌裝傻了半天,最終把電話遞給蕭木葉:“驪山要和你說話。”末了,她還跟她咬耳朵:“沒事,就說我把你帶出來的,你又不是坐牢,你是傅家的客人怕什么?”

薛燕妮當然不會怕,而蕭木葉的確是在坐牢。

她接過電話,手都在發抖:“傅先生,”她躲到一邊去接電話。

電話里傳出傅驪山忍耐而又即將爆發的聲音:“蕭木葉,我昨晚跟你說過什么?”

“傅先生。”她說了一句就沒有往下說了,本來她想說她是被薛燕妮給硬拉出來的,但是人家薛燕妮又是給她買衣服又是請她吃飯,她真的做不到把什么事情都推得干干凈凈,所以沒話說了,只能沉默著。

“為什么不說話?蕭木葉,我不知道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為什么要靠近燕妮,我警告你,如果你把我們的關系告訴她,你只會后悔!”

“當然不會,傅先生,我怎么會這么做?”

“那你為什么要跟她出來,馬上回來!馬上!”

傅驪山真的是盛怒了,蕭木葉一后背的冷汗,薛燕妮嘟著嘴開車送她回家。

一路上還安慰她:“沒事啦,到時候你躲在我身后,他不敢兇我的,如果他要兇我,我就哭給他看,他最怕哭了。”

蕭木葉感激地對她笑笑。

其實她心里怕極了,今天的事情本來她就不占理,昨天晚上傅驪山已經特別跟她打過招呼了,她還偏偏不聽,就算傅驪山要懲罰她,能怪誰?

她們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薛燕妮兩只手提得滿滿的,都是給蕭木葉買的衣服和化妝品。

剛走進客廳,蕭木葉就站住了。

傅驪山背對著他們站在會客廳里。

蕭木葉發現他特別喜歡背對著人站著,仿佛看人都不用眼睛,而用耳朵聽就知道她們來了。

“驪山!”薛燕妮把手里的袋子一扔,就撲過去跳起來摟住傅驪山的脖子:“驪山,你快回頭敲一敲,你的弟媳婦是不是美呆了?”

傅驪山沒有轉身,先把吊著他脖子的薛燕妮給拉開:“你怎么回事?不是說今天去陪薛叔叔去山頂吃飯么?”

“你這里不就是山頂么?在你家吃不也一樣?都怪你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們剛準備吃飯,結果你一通電話來,嚇得木葉什么都吃不下去了,餓死我了,李媽,李媽,飯好了么!”薛燕妮滿不在乎地往餐廳走去了,會客廳里只剩下蕭木葉和傅驪山兩人。

傅驪山終于慢慢地轉過身來,蕭木葉不安地站著,一對上傅驪山暴怒的眼睛,她就打了個哆嗦。

“傅先生。”

“不管你想做什么!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是害死我哥的嫌疑人!”傅驪山粗暴地打斷她,壓低聲音說:“別真的把自己當做傅家的客人!”

“我當然知道。”蕭木葉顫抖著:“對不起,不過您放心,我什么都沒有和燕妮說。”

“蕭木葉,我再說一遍,從此以后,你不得再靠近燕妮,不得再走出傅家大門!”

“我知道了。”她低著頭,傅驪山撇下她走出了會客廳。

腿虛的發軟,蕭木葉扶著樓梯的扶手一步一步走上樓梯。

她還聽到餐廳里薛燕妮的聲音:“咦,木葉呢,她怎么不來吃飯?告訴你驪山,木葉會講好多故事,我在開車的時候,她就一直給我講希臘神話。”

“哼,你好意思,世界各地都差不多跑遍的人,讓一個沒出過國門的人給你講希臘神話。”

“她不是和清霄一起從美國回來的么?”

“啊,大概吧,我也不清楚。”

蕭木葉終于走到自己房間的門口,拉開門走了進去,靠在墻上,汗珠從她的額角往下淌。

她晚飯都沒敢下樓去吃,薛燕妮來拍過兩次門,她都裝作睡著了不吱聲,其實肚子里餓的咕咕直響。

而李媽今天也意外地沒有送晚餐上來,估計是傅驪山為了懲罰她。

想到以前,她每次惹蕭何高黎不高興的時候,都會被罰沒有飯吃,還有刷蕭家所有的廁所。

以至于現在一聞消毒水的味道就想吐。

她餓的胃痛,實在又睡不著,就去花園里走動。

薛燕妮已經不在傅家了,傅驪山也不在,估計是送薛燕妮回家了。

傅清霄今晚也不在家,家里除了工人只有蕭木葉一個人。

她在花園里漫無目的地走,不知不覺地走到了小木樓的跟前。

她早就不怕這里了,小木樓亮著燈,是因為靈堂里點了長明燈,算起來,傅寂山的頭七早就過了,這應該算是二七了吧。

她走進去上了一炷香,磕了三個頭。

然后抬頭凝視著傅寂山的巨幅照片。

這張臉是陌生的,在這之前,蕭木葉絕對不認識他。

傅寂山和傅驪山兄弟倆五官極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傅驪山的線條更為凌厲一些,不似傅寂山那么柔和。

她癡癡地看著,喃喃自語:“傅先生,請你在天之靈告訴我,那天晚上我們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我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這時,她突然聽到樓上有響動。

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除了傅驪山,不會有人來這里,一是不敢,二是沒有傅驪山的許可他們根本不會來。

這一刻,蕭木葉反而忘記了害怕,她屏住呼吸。

接著,傳來第二聲響聲,這一聲是真真切切的,樓上絕對有人!

她輕手輕腳地走到欄桿邊,往樓上看。

剛才的聲音又消失了,她等了很久,也沒有聽到第三聲。

房間里安靜下來,她才感到害怕,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對蕭婉麗編的那個故事,也許被她編的太傳神,連她自己都信了。

到底要不要上去?盡管照片里的傅寂山溫和又寬厚,可是真的看到了他的遺體,蕭木葉還是害怕的。

她掙扎了許久,還是扶著欄桿靜悄悄地一步一步走到樓上去,傅寂山所在的遺體就在主臥室里,她不敢走進去,伸頭在門口看了一眼,傅寂山還躺在原處,一動也不動。

蕭木葉松了口氣,剛要轉身,就聽到從最里面的房間里傳來聲音,咔噠咔噠,她不確定到底是什么聲音,但是在安靜空曠的小木樓里,那個聲音非常清晰。

她壯著膽子往那里走過去,走到了房間門口,側著頭往里看,只見一個白影背對著她佝僂著背蹲在地上。

蕭木葉腦袋嗡了一下,不確定她到底看到的是什么。那天那個故事真得只是她瞎編的,難道不會這么倒霉吧,世界上真的有鬼?

突然,那個白影動了一下,蕭木葉急忙躲到一個屏風后面。

那個白影慢慢從房間里走出來,蕭木葉清楚地看到了一雙穿著白色耐克鞋的腳。

她心里定了下,這是個人,不是鬼。

那又是什么人,會出現在小木樓里,還是半夜三更的?

她從屏風的縫隙里往外看,那個人是張生臉,不是傅家的人,他的手里還捧著一部相機。

他是記者!要么就是來偷拍傅寂山的人!

close

猜你喜歡

都市重生小說 婚戀生活小說 都市愛情小說 日久生情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是小說愛好者不能錯過的小說類型之一,想要看好看的都市重生小說但是找不到!來這里,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收集了全網最優質的都市重生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婚戀生活小說
婚戀生活小說

結婚是港口,嫁得好,女人一生衣食不用愁,但是男人就似在平靜轉為艱苦。婚戀生活小說將生活的苦與樂全部體現,讓人沉迷其中。喜歡婚戀生活小說的你還在等什么?

查看更多>
都市愛情小說
都市愛情小說

重生?寵文?虐文?都是都市愛情小說受歡迎的極大類型,對于喜愛看都市愛情小說們,今天有福了老鐵文學網給大家帶來了都市愛情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日久生情小說
日久生情小說

你是否曾今也隨著時光流逝,而慢慢喜歡上對方?是否羨慕男女主之間的日久生情。來這里,老鐵文學網為你提供了最新最優質的日久生情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