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7-02 13:40

評語:詞雅文練,布局新穎,娓娓細說,清婉可喜。男女主角人物設置個性鮮明,情節安排的也合理,真的真的很好看!

主角皇甫殊,楚清歡是最新完結超熱門的重生小說,作者深厚的文筆功底,對人物性格描述的極為細膩,她本是相府的金枝玉葉,卻自幼喪母身份尷尬被丟離京城。鳳冠后位,她為讓情郎登上大寶而弒君殺夫,等待她的卻是墮胎之藥,骨肉灌腸!吞食骨血、火刑加身,她對天盟誓:化身厲鬼,她也要報仇雪恨!再世為人,重生世上,就注定風波不斷……惡毒繼母佛口蛇心?打破你偽善面孔送你去黃泉!嫡庶姐妹陰謀不斷?巧施這妙計連環撕破你嘴臉!狠辣“情郎”再度出現?看她如何打碎他千秋大夢!只是,為什么原本的世界里會突然多了這

精彩章節

還沒走進梨香院的大門,楚清歡就聽到一陣鳥鳴聲傳來,她倒是想起來了,老夫人是喜愛花鳥的,平日里總是逗弄這些花花裊裊,而最得她意的就是門前的那只畫眉鳥。

只是前世她回府晚了一年,那畫眉鳥在老夫人生辰前不知為什么死了。而最讓楚清歡記憶深刻的便是老夫人聽到畫眉名字的時候,那微妙的神情。

就算是一塊石頭,捂了那么多年也熱了,何況是那只善解人意的畫眉鳥呢?那時候她誠惶誠恐的請求老夫人給畫眉賜名,卻得到的是楚常喜陰陽怪氣的嘲弄,“二姐未免太不懂規矩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竟然也讓老夫人費神,還真是鄉下來的。”

老夫人一言不發,似乎默認了楚常喜的嘲弄,當時她剛入府,對老夫人十分的敬畏,也正是因為此,對畫眉左右看不順眼。現在想想,可真是諷刺的很。

“你這丫頭,就算是藥膳,可到底也是藥呀,你嘗嘗這味道,整日里吃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老夫人慢慢飲盡了那藥膳,一臉苦澀的表情,分明是在說這藥膳太過于苦澀了。

楚清歡站在門口一滯,卻見老夫人身旁站著的粉衣丫環卻有幾分眼熟,正是昨日那給她掀簾子的丫頭,似乎叫趙……她倒是記不清了。

楚錦芙頑皮地嘟著嘴,“我才不敢搶了祖母的吃食,不然趙粉姐姐還不得把我關在門外?”

那一身粉衣輕聲一笑,然后羞澀的低下了頭,想來便是趙粉了。對了,老夫人最是喜歡牡丹花,丫環里倒是不少用牡丹花的品種起名的。

楚錦繡盈盈一禮,一臉無奈道:“也就你敢搶白老夫人,越來越沒規矩了。”卻也沒過多責怪,倒多是一番長姐風范。

楚錦芙眼眸一揚,笑著道:“我又不像大姐會說奉承話。”楚錦繡臉色一變,卻又聽楚錦芙嬌笑道:“再說,身邊都是說奉承話的人,祖母聽得耳朵都生繭子了,難得我這么坦率直言,祖母都沒說我什么,大姐你著什么急呀!”

她說的天真活潑,似是不諳世事。榻上老夫人聞言更是把楚錦芙攬進了懷里,呵呵笑了起來,直說“頑皮”。楚錦繡臉上閃過一絲難堪,只是看老夫人神色舒暢,卻也不再說什么,臉色好一會兒才轉好。

“二姐姐,你剛回府,昨個兒休息的可好?要是有什么需要,盡管給祖母說便是,祖母這里好東西可多著呢。”楚錦芙頗有暗示性的給楚清歡眨了眨眼,只是卻太過明顯,清晰地落在了楚錦繡、楚常喜眼中。

楚清歡卻心底里冷笑一聲,府里的小姐要是真的缺東西,也應該朝大夫人這當家主母要才是。怎么能動用老夫人的私房錢?楚錦芙向來是老夫人的小棉襖,如今這般一來是示威,二來卻是提醒楚錦繡她們昨個兒老夫人給自己的賞賜,這三來嘛,怕是也想讓自己徹底成為大夫人的眼中釘!

好一個一石三鳥,好一個天真活潑的五小姐,她還真是小瞧了呢。前世,她剛進相府便被誣陷抓了把柄,根本沒心思爭寵。昨個兒老夫人對自己的賞賜怕是不僅刺了楚常喜的眼,怕是連楚錦芙也嫉妒了,所以這才說話綿里藏針的。畢竟,楚錦芙可是每日里都隨著老夫人的,對那翡翠鐲子怕是更為熟悉吧。

“五妹可是多操心了,二姐和八千歲熟識,還能缺什么好玩好吃的?”楚常喜一臉的怨懟,眼睛更是狠命盯著楚清歡的衣袖,似乎這樣便能把楚清歡衣袖下的翡翠鐲子看碎似的。

楚清歡不禁微微一笑,卻見老夫人似乎有些疲憊了,倚在榻上閉目養神,頭上戴著的卻正是自己繡制的抹額。

楚錦芙到底是從小跟老夫人親近,看著老夫人有些打盹兒便悄聲地引著幾人向外走去,只留下林媽媽在老夫人身邊伺候。

“芙兒,老夫人昨個兒休息的不好?”楚錦繡頗是憂心道,就算是對老夫人偏心有很多意見,人前她也要做那仙女般的相府大小姐,公平正直善解人意。

楚錦芙聞言撇了撇嘴,“還不是二叔他們,祖母壽辰竟也是不派人來恭賀一聲,庶子庶女還真是沒良心!”這話卻也是把楚常喜和常楚樂一起罵了進去,楚常喜頓時臉色一紅,想要爭辯卻又想到什么似的不敢說,整個人氣鼓鼓的;而楚常樂直接低下了頭,活脫脫一個木頭人,敲打她也只是悶聲悶氣的回應。

老太爺共有二子二女,嫡子女分別是丞相楚思遠和嫁給了鎮南公南宮靖宇的楚凝君,楚凝君隨著鎮南公鎮守大周南疆,已經十五年未回京城了,逢年過節卻都是派人送來禮物從來不差。至于庶子女則是楚思寧和楚凝碧,其實楚思寧自幼失去生母,也是養在老夫人膝下的,后來更是娶了老夫人的遠房侄女兒為妻。只是楚思寧外放為官,到明年才能回京述職。

老夫人對待嫡庶子女向來是一視同仁的,只是楚凝碧當年卻是幫助其生母桂姨娘謀害老夫人敗露而徹底失去了老太爺和老夫人的歡心,后來更是被嫁到了云安城孫家。這些還都是當年劉媽告訴自己的,只是自己從來不曾上心罷了。

楚錦繡聞言也不過是不痛不癢地安慰了兩句,心底里卻是對這個二叔本來就沒什么好感。原因卻是老夫人疼愛楚思寧的女兒尤甚自己,這讓她頗是不忿,只是她也從未表現出來。

“二妹,難道你也和老夫人一樣喜歡花鳥?”

楚清歡扭過頭去,沖著楚錦繡笑了笑,“我可沒老夫人這細膩心思伺候這些,只是好奇才問一兩句而已。”說著,她逗了逗籠子里的雀兒,很是開心的模樣。

楚錦繡溫柔一笑,心底里不屑道,她也不過是湊巧而已,一個鄉下來的丫頭還能真的鬧翻了天?

“芙兒,哥哥可也是念著你的,吩咐一定要*親手把禮物送給你的,趁著老夫人休息,你去我那兒瞧瞧。”

楚錦芙頓時喜笑顏開,跟著楚錦繡便離開了。楚清歡逗弄著籠子里的金絲雀,眼底里閃過一絲譏誚,楚錦繡這是在向自己賣弄呢?

誰不知道,丞相府的二少爺文武雙全,一表人才?楚清歡眼神不由一黯,她的哥哥原本也該是天之驕子的,可是現在卻……

“趙粉姐姐擅長藥膳,那么趙紫姐姐你定是侍弄花鳥的了。”

趙紫有些訝然,“二小姐怎么知道奴婢的名字的?”旋即,她又謙卑道:“奴婢不過是幫老夫人打理一下而已,當不起二小姐這般稱呼的。”

她當初甚少來梨香院,對老夫人這里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經心,也是今個兒再度見到兩人才想起了一些事情。不過到底是老夫人手下調教出來的,是個有禮的人。

楚清歡心底里暗暗贊了一聲,臉上卻是一派活潑,“你穿了一身紫色的衣裳嘛,我看老夫人吃藥膳的時候表情那么凝重,像是吃了苦藥似的,不由想起在云安城的時候,婦人們為了哄孩子多吃點飯,總是在飯里面加一些酸梅調劑味道,你可別說還真是有效呢。”

趙紫聽了不由皺了皺眉,“二小姐你是說……”

“哎呀,我院子里還有些事,改日再和你聊。”

趙紫連忙躬身行禮,“二小姐慢走。”

走廊那頭,趙粉慢慢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疑惑,“怎么了,你什么時候和二小姐關系這么好了?”

趙紫聞言卻是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看到趙粉臉上如出一轍的訝然道:“你說她真的是無心的嗎?”

趙粉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有心的無心的,回頭再聊不就是了?”老夫人頭上戴著的抹額她可是瞧得清楚,那**味道她可是聞見了的。這么個精巧的物事,難道還會是個蠢笨的主兒,她可不信。

畫眉緊跟在楚清歡身邊,有些不解,眼看著四周無人才問道:“小姐,你為什么不……”她停了一下才接著道:“為什么要告訴她們呢?”若是當著老夫人的面說出來,豈不是更討老夫人歡心?

楚清歡笑了笑,“畫眉,你說我剛來這府上,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

畫眉聞言愣了一下,想了想才慢慢道:“是站穩腳。”

楚清歡贊賞地點了點頭,“沒錯,后宅之中爭斗不下于官場,我想要站穩腳,就要做兩件事。”

“什么事?”畫眉眼神一亮,可是旋即意識到自己似乎聲音太大了些,她不由捂住了嘴,神色有些無辜。

到底是不夠沉穩,不過慢慢磨礪倒也是可以的。

“找靠山,拉攏人。”

找到了靠山,你才能有保障,有退路。

拉攏到了人,你才能有消息,有耳目。

這是后宅爭斗所必須的,沒有這個她怎么能斗得過大夫人和楚錦繡呢?

“可是小姐,你為什么要和……和大夫人她們作對?”畫眉小聲問道,很是不解。

楚清歡聞言冷笑一聲,“作對?”她若是悶氣不吭聲,怕是只會重復前世的故事,自己的身份在這里擺著,大夫人視自己為眼中釘肉中刺,又豈會因為什么而改變?

“我若是不作對,昨日里從風波閣跑出來的人便是我;我若是不作對,昨個兒被八千歲丟出去的人便是我。畫眉,你說我該不該作對呢?”

她分明是壓低了聲音,卻又是聲音冰涼,唬得畫眉心頭一顫。畫眉想起昨個兒的事情不由渾身哆嗦了一下,剛想要說話,卻見楚清歡已經走開了。

close

猜你喜歡

都市重生小說 古代重生小說 古代重生復仇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是小說愛好者不能錯過的小說類型之一,想要看好看的都市重生小說但是找不到!來這里,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收集了全網最優質的都市重生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古代重生小說
古代重生小說

女配逆襲!重生廢材!后宮爭斗!重生修仙!各種古代重生小說是不是一次看不過癮。老鐵文學網為你提供最優質的古代重生小說,讓您以后再也不會書荒了!

查看更多>
古代重生復仇小說
古代重生復仇小說

想看主角重生回到以前,憑借先知,掌握主動權,打臉渣男渣女,帥氣的干掉敵人的風姿嗎?想看重生主角威震四方,干出一番大事業嗎?想看就來老鐵文學,精彩好看的古代重生復仇小說就在這里等著你!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