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仙俠 > 絕刃英雄傳

絕刃英雄傳

絕刃英雄傳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6-11 22:08

評語:很有意思很好看的小說,文筆嫻熟,文風細膩,小說題材新穎,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文!!

絕刃英雄傳是最新完結超熱門的武俠小說,故事劇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主角沈非,蘇念絕刃英雄傳小說講述了:神物天降,功法各異的神兵利器相繼出現,禍亂世間三百余年。陰陽閣捋順因果,邀毫不相干五人會于陰爻山,僅靠一言欲平神物之亂。五個性格迥異的年輕人受命入世,能否挽狂瀾于既倒?

精彩章節

端陽節日益臨近,忘川谷內漸漸來了許多賓客,有幫派幫主掌門,也有四處云游的散人俠客,但多是些亦正亦邪之人,他們前來自然是為了參加沈非謝幽璇婚典。

每來一人謝幽璇便為沈非引薦,沈非覺得這些人雖然面貌兇狠言語粗俗,但內心卻是熱情有義。

在他被天下正道追殺之時還來參加婚禮的,肯定是看不慣正道假仁義敢與之相抗之人。

沈非謝幽璇二人這日剛安頓好一批賓客,便見一人隨著迎賓之人緩步而來。

此人步態輕盈,雙手合于腹前,面目含笑玉步輕移,身上藍色衣服迎風而擺,好一位端莊女子。

謝幽璇不認得此人便看向沈非,沈非一見頓時喜笑顏開,喚道:“師姐,你總算來了!”

這女子正是沈非師姐,前文提過的冉晴。

不待她答話,沈非向她身后望了望,略帶失望道:“師父他老人家怎么沒來?”

冉晴答道:“師父他不喜此種場合,讓我代他祝你大喜,他就不來了。”

沈非略顯失落,道:“師父他老人家多年未曾出谷,此次看來也未破例。”

冉晴見到他身旁立著一位俊俏姑娘,猜想便是新娘,含笑伸手去拉她的手。

沈非將她動作看在眼里,頓時心頭一凜,想到當日她便是如此對蘇念下手的。

冉晴看他臉色緊張,猜出他心中所想,故意露出皓腕在他眼前晃了晃,道:“看清楚,沒問題吧。”

說完便拉著謝幽璇的手端詳容貌。

沈非只能在旁尷尬一笑。

冉晴看了一會,直看得謝幽璇面帶微紅,說道:“好個俊俏妹子,沈非能娶到你真是好福氣。”

謝幽璇羞道:“師姐說笑了。”

冉晴又對沈非厲色道:“將來我要是聽說你們吵架鬧別扭,看我不收拾你。”

沈非苦笑道:“我們吵架鬧別扭那也需要就事而言吧。”

冉晴駁道:“不,只要你們吵架我便收拾你!”

謝幽璇聽聞此話,心中對這師姐親近了不少,拉著冉晴說道:“你看他現在就想著要吵架評理,師姐你得為我做主。”

兩人手挽手瞪著沈非。

沈非也只能苦笑地擺擺手說道:“那好,以后我們吵架你就收拾我好了。”

想到冉晴那冰晶手鏈,沈非不禁打了個冷戰。

轉眼間便到了大喜之日,這日的忘川谷內無比熱鬧。大婚主殿便定在谷內最大的三生殿,殿內早已擺上四五十桌酒席,席上已是大半坐了人。

能夠坐在殿內用宴的無不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至于鬼族普通弟子和一些普通賓客被安排在殿外廣場上。

此時的廣場上也是人頭攢動,穿著各色衣服的人均在喝茶談笑等著吉時。

沈非站在殿外廣場之上望著通道盡頭,一方面在等著謝幽璇從閨房而來,另一方面在等著梁子書三人,擔憂他們是否平安無事。

隨著三聲鑼響,謝幽璇身著大紅衣服披著薄紗蓋頭,身后跟著韓先生范奇等人,在秋水婆婆的攙扶下緩步而來。

賓客見此均含笑張望,低聲談論這對神仙眷侶。

沈非滿眼含情望著她,緩緩向她走去,從秋水婆婆手中接過她玉般小手,將她牽至自己身旁比肩而立。

謝幽璇低頭羞澀一笑,順從地貼在他身旁。

韓先生按了按手,示意賓客落座,看了眼天色朗聲道:“吉時已到……”

還未說完卻聽遠處笛聲悠揚,聲調起緩回環,便是一首鳳求凰。這曲子本為琴曲,如今用笛聲演繹卻也不顯牽強,反倒是多了一股靈動。

沈非二人眾賓客均回頭望向通道處,心想究竟是何人奏得如此佳音。

只見自通道處緩緩而來三人。

沈非一見不由得大喜過望,不是梁子書他們又是何人?

梁子書走在最前,手持橫笛悠悠吹奏,身上白袍隨風而動,說不出的瀟灑俊逸。

賓客中有識得他的,不由得出言贊嘆,心道都說這九命書生彎刀梁子書功夫了得,一把彎刀變化非常,如今看來他這音律上的造詣也不弱于他的功夫。

梁子書朗聲道:“師弟大婚,師兄無以為禮,僅以一曲聊表心意。”

沈非笑道:“師兄的音律可是難得聽聞,以此為禮再好不過。”

眾人又向梁子書身后看去,只見一女子身著合體綠衣,綁著袖口腿口,頭發在腦后梳了個發髻,手持青龍大刀,走起路來英姿颯爽。

眾人見她行貌不由得眼前一亮,暗嘆女子氣魄不凡。

在花關溪身旁的則是一身破布衣的馮古,他嘴叼了個草枝斜眼望天,滿臉都是痞氣。

眾人見他模樣頓失所望,心想其余人均是各有本事,怎么這人一身痞相。

馮古將眾人表情看在眼里,轉頭對花關溪說:“梁大哥已有賀禮,你我也合送一件如何?”

花關溪點點頭。

馮古向旁邊一個大酒壇努了努嘴,說道:“你把那個酒壇挑起來。”

花關溪已明其意,抬手斜刀低鏟便用刀尖托起了個酒壇。

這酒壇雖說只有四五十斤,但以刀尖挑起可非常人可為。她挑起之后刀頭一抖,酒壇便跳到馮古面前,馮古伸手舀出一把酒水送到口中一嘗,贊道:“好酒!”

說完一掌擊出又將酒壇還與花關溪,花關溪刀頭一挑酒壇直飛前去。

見二人露了手藝范奇也覺手癢,一個翻身立在當場打算接下酒壇。

他心中合計接住酒壇容易,但讓其中酒不灑出卻需要用柔勁。

他雙足往地上一扎,右手伸出一碰酒壇便就迅速撤回以消來勁。

然而他一碰酒壇便覺不對,本是四五十斤的酒壇如今卻足有兩百斤上下,一掌推去如同螳臂當車絲毫不起作用,連忙雙臂推在壇上,**繃直頂著地面咬牙扛著。

他推著酒壇走了四五步方才停下,酒壇一落地“咔嚓”一聲碎裂開來。

眾人見壇中之物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壇中哪里還是酒?露出的卻是一坨金球,陽光照下熠熠生光。

范奇也是大驚,想來這人用手一舀已將酒水變作黃金,不禁對這痞里痞氣的人刮目相看。

眾賓客站起身來,雙眼冒光地看著馮古。

現在馮古的形象已不是那個破衣的小子,而是滿身是寶的財神。

眾人看著場中金陀均是搖頭嘆息,感嘆人不可貌相,此行前來能見到這些人再冒險也是值。

謝幽璇見此悄聲同沈非說道:“你這馮兄弟真是大手筆。”

沈非也是一笑。

馮古抱拳拱手朗聲道:“沈大哥不好金銀,小弟在此代獻聘禮。”

沈非也拱手說道:“謝過馮兄弟。”

旁邊韓先生說道:“快引三位兄弟殿中上座。”

他見三人本事不凡心中喜不自禁,一方面有三人在鬼族聲望必將大漲,另一方面也為沈非高興,有他們在沈非便也有所照應。

三人入殿就坐。

花關溪、梁子書含笑看著沈非行婚禮,而馮古卻自顧自抱個酒壇喝了起來。同座之人見過他本事紛紛舉杯敬酒,馮古也是來者不拒。

沈非謝幽璇拜過天地便已是正式成親,按習俗該喝交杯酒。

韓先生揮了揮手,侍者為二人端來酒,沈非謝幽璇各執一杯,手臂交叉雙雙飲下。

謝幽璇面帶潮*紅含羞的站在堂上,忽地眉頭一皺身子晃了兩晃。

見她異樣沈非連忙伸手扶住,問道:“怎么了,可有不適?”

謝幽璇面色越來越白,咬牙大喝一聲:“速關殿門!”

韓先生反應機敏,一聽說關殿門便知有事,連忙喝令守衛關殿門。

鬼族白日變不得鬼態,為防敵人白日來襲,所有殿中均無窗戶,只要殿門一關,殿中鬼族人便可化為鬼態。

殿門一關殿中陰暗,門里門外賓客均不知發生什么事。

沈非抱著面無血色的謝幽璇,滿臉焦急問道:“可是中毒?”

謝幽璇點了點頭,勉強說道:“酒中有毒!”

沈非腳一跺,神物之精由影而生,四下流竄縛住一人,“哐當”一聲將此人摔在殿中。

沈非喝道:“剛才是你為她獻的酒,可是你下的毒?”

眾人聽聞此言才明白謝幽璇已中毒。

范奇人影一閃已掐著此人衣領,單手將他舉起,怒道:“快拿解藥,否則我生撕了你!”

范奇雖為鬼族第一高手,但他平日稀里糊涂從不動怒,今日一怒在場鬼族弟子無不心頭戰栗。

這侍從卻是面不改色,哈哈大笑道:“沒錯,毒是我下的,我既然來了便沒想活著出去!”

范奇心中憤恨,一把將他摔在地上,但他知道此人關系族長性命是以并未下殺手。

侍從臉上一陣光影變幻,轉眼間已變作另外一人,這人身著褐衣面目猙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貨色。

見此情景沈非心中盛怒不已。

他見過此種功法,也知道何人有這本事,咬著牙說道:“可是蘇念派你來的?”

褐衣人說道:“沒錯,便是我家宮主派我前來殺了此人。”

范奇喝道:“你究竟下的什么毒?”

褐衣人緩緩站起,笑了兩聲道:“你們既然想知道我下的什么毒,我告訴你們也無妨,此毒名叫‘五行圣水’,是沒有解藥的,哈哈……”

說完放聲大笑,已如癲狂。

眾人聽聞此言均交頭議論,往往被問之人也是搖搖頭表示沒聽說過此毒,站在一旁的韓先生臉色刷地白了下來。

沈非將他神情看在眼里,已知此毒很可能便如褐衣人所言沒有解藥。

他將謝幽璇交于旁人,一轉臉已便鬼態,骨面獠牙冒著黑氣,緩步走到褐衣人面前,對他說道:“我且放你一馬,你回去給你主子帶個話。”

褐衣人雖已有死心,但見沈非面貌還是嚇的腿腳不穩。

沈非說道:“你跟她說,當年陰爻山鄒老讓我殺你,我沒下手,這是我最后悔之事,天涯海角我必報傷妻之仇。”

說完揮了揮手手示意放他走。

范奇“哼”了一聲,一腳將褐衣男子踢到一旁,對守門弟子說道:“放他出去!”

沈非已回到謝幽璇身邊,望著她虛弱模樣,眼淚不覺便落了下來,說道:“璇兒,是我沒用,讓你受苦了……”

謝幽璇勉強一笑虛弱地說道:“你真傻,之前我的愿望就是能躺在你懷里。如今不僅能抱著你,而且我們竟然還成親了,就是死了我也無憾了。”

沈非抱她入懷,眼淚忍不住簌簌而下。

梁子書花關溪馮古站在他身后黯然無語。

眾人看著這對剛成親便生死離別的人紛紛低聲嘆息。

謝幽璇輕撫沈非脊背,柔聲道:“沒事的,沒事的……會過去的。”

她深吸兩口氣,對沈非說道:“你扶我起來,我有話說。”

沈非攙著她,感受她身體無力地倚在自己身上心如刀絞。

謝幽璇鼓起最后一絲力氣大聲說道:“沈非手持至暗神物,習我鬼道功法便是我鬼族中人,今日我傳族長之位于他,鬼族中人皆聽他號令,你們還不拜見鬼族新主?”

韓先生、范奇見她在交代臨終之事無不忍住眼淚,聽聞此言皆跪倒于地,齊聲向沈非道:“參加族長!”

沈非心中傷懷,不知說什么,結巴道:“這……”

謝幽璇又對沈非柔聲道:“鬼族是我最在意之事,替我照顧好他們。我走之后你莫要長伴我左右,待三月期滿,你便和梁子書他們出去闖蕩,不可因我誤了大事,族中之事可交于韓先生和眾位長老代為管理。我信你肯定會如鄒老之言除盡天下惡人,還世間太平。”

沈非見她眼神迷離,忍住哭聲說道:“我定會殺盡天下惡人……”

正在此時忽聽“哐當”一聲,卻是韓先生跑的過快跌倒于地。

只見他手一撐地便爬了起來,拔腿向殿角跑去,邊跑邊喊道:“都給我讓開!”

眾人見他如此,紛紛閃到一旁讓開了道。

殿角擺放著賓客送的賀禮,韓先生一件件翻看,忽地手執一物滿臉興奮道:“就是它……就是它……”

只見他手上拿著一件血紅披風,披風上繪著精致紋路。

范奇噌地竄到他身邊,看著他手上之物問道:“這個能救族長?”

韓先生搖了搖頭,道:“雖不能解她毒,但至少保證她此時不死。剛才我路過此處,隱約掃了一眼這件披風,當時便覺紋路奇特,果不其然,這確是他的手藝,快去為璇兒披上!”

范奇接過披風,一躍便至沈非身前,沈非一抖披風為謝幽璇披上,看了看卻并無奇異事,謝幽璇依舊緊閉雙眼氣息微弱。

韓先生解釋道:“這件披風紋路是何不語所畫。他本人是個木匠,有一把神物刻錐,經此刻錐刻畫的家具木椅即使過了百年依然質地不變,璃妃之所以活了三百年,便是因為何不語在她全身骨骼上刻畫了紋路。族長她身穿此披風雖不能治愈,但可保她此狀不變,這樣我們便有時間尋找解藥。”

聽聞此言眾人無不松了口氣,只要有希望便有可能。

三日后,鬼族密室。

室中擺放一個軟chuang,謝幽璇身披火紅披風安靜地躺在上面,便如睡著一般,臉色雖白卻還有一絲血色。

沈非站在chuang前眼含哀傷看著chuang上的她,旁邊站著韓先生、范奇、花關溪等人。

想著前幾日還一起歡聲笑語,如今卻只能躺在chuang上,沈非心如刀絞。

他平復一下心神,問道:“韓先生你見識廣,這五行圣水究竟是何種毒藥?”

韓先生皺眉思索片刻,說道:“這五行圣水是五大家族之物,說是圣水實際上毫無神圣可言,就是種致命毒藥罷了。”

沈非問道:“五大家族是?”

韓先生解釋道:“五大家族是指白熔山的金家、青燃谷的木家、南海碧枯灣的水家、赤涼城的火家和西北褐灰山的土家。這五個家族雖說結為一盟,但之間也是明爭暗斗。相傳五大家族均是神人后裔,各派都有不傳外人的秘法,便如我鬼族鬼道功法一般。”

范奇問道:“這幾個家族好好的為什么研制出這種毒藥來,可是為了防身之用?”

韓先生“哼”了一聲,道:“他們這毒藥不是對付外人用的。”

范奇接著問道:“那該是懲罰犯人之用?”

韓先生道:“五大家族相互依靠又相互制約,每個家族實力必須相近,否則一家獨大其余四家便有滅族之災。但五大家族每隔百年便會出現一位天賦異稟之人,往往這人便會設法吞并其余四家。后來為防此種事,他們商議出個方法,每族中都安排其他四族的人作為供奉常年在此族中,每有孩童出生,長到一定年歲,便由此四人共同檢驗。只有斷定此人是百年一遇的天賦異稟之人,便賜給他五族至上榮耀,所賜之物便是那五行圣水。”

韓先生嘆了口氣說道:“這五行圣水無色無味,飲下后身上經脈皆斷,是沒有辦法醫治的。”

室中之人聽聞此言皆不做聲。

韓先生接著說道:“不過我倒有兩個方法可以試試。”

沈非頓時眼睛一亮,問道:“什么方法?”

韓先生說道:“首先,喝過五行圣水的人并不是都死了,我便知道有個人未死,只要找到他便可知何種辦法可以醫治。”

沈非說道:“韓先生盡管說來,便是天涯海角我也會找到他。”

韓先生道:“此人名叫秦無涯,人稱白帝,行蹤不定本來萬難找到他,可是我卻知道他每年中秋前后必去祁山與一人相會,只要提前等在那里定能找到他。”

沈非問道:“那另一個方法是什么?”

韓先生皺眉道:“這另一個卻是比較難。”

韓先生踱了兩步,想了想說道:“我年輕時四處闖蕩曾聽多人提起,說是南海時常出現一位老婆婆。這老嫗有個本事,無論受多重的傷只要這人三魂七魄留有一魄,她便能捏個泥人為他重塑肉身,世人因此便都喚她泥人婆婆。只要找到她,族長她必能得救……”

韓先生頓了一頓說道:“只是此人便如神仙一般,找她可是難上加難。”

梁子書輕揮折扇說道:“如此看來,還是找到秦無涯這個方法可靠些。不如大家分頭行動,沈非和我們去會一會白帝,鬼族之人擅長打探消息,便去找那泥人婆婆,如何?”

韓先生說道:“梁兄弟與我所想一致。”

說完向沈非拱手道:“還要憑族長圣斷。”

沈非擺手道:“我這族長只是暫時代為,璇兒醒來后便還是她做族長,此事便依韓先生所言,我們明日便前去祁山找那白帝,還請先生安排車馬。”

韓先生道了聲“是”,便要去安排。

“韓先生。”沈非忽然叫住他。

韓先生回身問道:“族長,還有什么事?”

沈非問道:“這件披風是何人所贈的賀禮?”

韓先生面帶疑惑答道:“我查遍當日禮單并沒有記這件披風是何人所贈,也問過負責接禮的弟子也是不知道這件披風從何而來。”

沈非面帶疑惑,“嗯”了一聲說道:“沒事了,韓先生你忙吧。”

韓先生也是心中不解,怎會如此巧合,恰好便有人贈了保命東西,而且還未留姓名,便如提前知道一般。

他想不明白,搖了搖頭嘆息一聲轉身而去。

其余人也相繼而出,沈非看著chuang上的謝幽璇,心中默默說道:“我一定會救你,在這里等我。”

說完轉身而去。

他走之后密室又緩緩進來一人,便是那常伴謝幽璇的秋水婆婆,她也是能進密室的幾人之一。

她望著chuang上穿著火紅披風的謝幽璇,手輕輕撫摸披風上精致紋路,柔聲道:“璇兒,你便在此休息些日子吧,婆婆我肯定會救你的。你在這里無趣,婆婆給你唱曲聽,可好?”

說完便輕聲唱起,曲調婉轉凄涼,緩緩唱道:“昔年花開好,月下長伴不相老,池中天上落葉憔,溪流漫花紅,卻知秋水愿相依,怎奈多情不念初好……”

唱到“秋水愿相依”時,眼淚便簌簌落下,唱得如此入情,看來年輕時也有一段多情往事,至于此人來歷后文便見分曉。

close

猜你喜歡

武俠小說 熱血小說 都市爽文小說 腹黑小說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每個人心中都一個關于武俠的江湖夢!也曾幻想像可以像小說里面的江湖俠客一般,仗劍走天涯,笑看江湖風云際會,老鐵文學網,用文字帶您走進一個武俠的世界!

查看更多>
  • 殺神白起
    殺神白起

    玄幻 / 白起,東方雪媼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鑄劍無鋒
    鑄劍無鋒

    仙俠 / 黃十三,南宮寒錦

    2019/08/15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劍士冷小白
    劍士冷小白

    仙俠 / 冷小白,燕霞

    2019/08/15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邪天尊主
    邪天尊主

    玄幻 / 葉曉天,沐滄寒

    2019/08/15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九字劍經
    九字劍經

    仙俠 / 沈鈞,沈淵

    2019/08/15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江湖千里夢
    江湖千里夢

    仙俠 / 二牛,小芳

    2019/08/15 | 0 人已閱

    評分:5.0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 神通大主宰
    神通大主宰

    玄幻 / 林青木,唐依依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打破虛空
    打破虛空

    玄幻 / 林青峰,萍兒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宮鎖玉樓:棄妃是尤物
    宮鎖玉樓:棄妃是尤物

    穿越 / 黎藝辰,甄曉馨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龍臨異世
    龍臨異世

    玄幻 / 龍天羽,曉彤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逆魔劫
    逆魔劫

    玄幻 / 李明軒,趙清茹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邪盜
    邪盜

    都市 / 謝莫言,慕容香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都市爽文小說
都市爽文小說

想找到最好看的都市爽文小說,想知道有什么好看的都市爽文小說?本次老鐵文學網集合了都市爽文小說大全,讓喜歡看都市爽文小說的粉絲們,再也不用去苦苦的找漫畫了。想看優質小說,就來老鐵文學網吧!

查看更多>
  • 嬌娃聯盟:小妻超V5
    嬌娃聯盟:小妻超V5

    都市 / 季紹楠,黎忘憂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異界蒼穹
    異界蒼穹

    玄幻 / 亞嘶,亞嘶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都市近身兵王
    都市近身兵王

    都市 / 傅恩奇,戴湘雪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劍臨
    劍臨

    玄幻 / 凌劍秋,秦嫣然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終極狂兵在都市
    終極狂兵在都市

    都市 / 梁鵬,顧雪晴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超級打工仔
    超級打工仔

    都市 / 張三,秦越

    2019/08/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