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縱愛:千鈞一發

縱愛:千鈞一發

縱愛:千鈞一發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17 02:36

評語:《縱愛:千鈞一發》閱文無數眼前一亮,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小說,小說題材新穎,文風細膩,文筆流暢,喜歡的小伙伴不要錯過了。

南任浩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臉上并沒有辛方那股樂呵勁,反而讓他蹙緊了眉宇。千露思外出買午餐已經很長時間了,怎么還不回來呢?

“任浩,你干嘛不高興呀?”察覺到南任浩的低落情緒,辛方的聲調終于恢復了正常,帶著擔憂,關切地問著。

“沒有??!”南任浩否認了辛方的話,手卻胡亂地在chuang頭柜上摸索著。

他那毫無聚焦的瞳仁終于讓辛方看出了端倪,一個不祥的預感閃進辛方的腦際,南任浩失明了!

辛方狠狠地甩了甩頭,想要甩掉這不該存在的晦氣猜測,可是眼前南任浩的一舉一動跟盲人有何區別?

盲人!當這個詞沖擊著辛方的腦神經時,令她抑制不住驚訝,張著嘴,屏氣凝神,喉嚨卻睹得說不出一個字!

一臉的不可思議,滿心的自我矛盾,辛方的思緒輪回百轉,卻終是無法轉出“南任浩失明了”這個事實的打擊。

“怎么了?”察覺到辛方過于沉靜的異樣,南任浩戒備地問道。

“昊……任浩,你的眼睛……”辛方徹底慌了神,抖動著嘴唇卻無法將自己的想法完整說出口,也許是她仍抱著自己猜錯的希望吧。

“我的眼睛瞎了!”南任浩毫無避諱的肯定答出,擊碎了辛方心懷一線奇跡的希翼。

南任浩的臉上換上了千年寒冰,帶著嘲諷和慍怒,而辛方則一臉的悲傷痛苦和難以置信。

“任浩,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為什么呀?”心痛得話里都帶著哭腔的辛方,卻令南任浩更固執地認為她這是在恥笑他憐憫他。

“你滾!滾……露思呢?露思在哪里?為什么去了那么久還不回來?”南任浩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難控,嚇壞了辛方,卻更讓她為他痛心。

“怎么了?”齊冠天平靜的聲音來自半翕著的門外,南任浩轉頭偏向他,怨懟地吼起來,“是不是你把露思帶走了?故意不讓她來看我,嗯?”

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態度過于惡劣,南任浩修長的雙手抱住自己仍裹著白紗布的腦袋,一臉痛苦的低下了頭。

語氣里不再理直氣壯,卻換上了讓人痛心的無可奈何,“可你不是說過她是自愿來陪我的嗎?為什么連這短短的一點相處時間都不給我?”

“任浩,你不可以這樣誤會司秋!雖然你的眼睛看不見,可我們沒有人會看不起你,不要總以為全世界都因你失明而恥笑你!露思不回來,是因為……因為她在為你打包午餐的途中被劫匪虜走了!”

站在一旁的辛方實在無法再忍受南任浩的無理取鬧和妄自菲薄,干脆把事實告訴他,也勉于他被想像力扼殺腦細胞,誤會所有人。

顧不上齊冠天向她投來的凌厲警告,辛方義無返顧地走近了南任浩身旁。

“誰讓你造謠的,嗯?”南任浩憤怒得像只想要吃人的獅子,手一旦觸及到辛方的身體,一使勁便將她整個人壓在了自己的**上,手狠狠地準確掐上她的細頸。

“咳,咳,咳……”空氣漸漸變得稀薄,辛方輕咳以緩解得不到充足氧氣供給的難受,小臉慢慢漲紅,可卻沒法令南任浩放棄掐住她脖頸的大手。

“昊……楠,如果……這樣做……你會開……心,那我……心甘……情愿!”一句話花盡了辛方的全力,本能地用手捉住死死掐在自己脖子上的南任浩的手,她并未使力掰開,可卻再也承受不住窒息的侵襲。

辛方的手漸漸從南任浩的手背上滑落,頭輕撇向了一旁,昏厥過去。

齊冠天倚在門框上袖手旁觀,看著眼前的一切,怎么也想不到南任浩會為千露思而激動到可以殺人?

“她已經昏死過去!”齊冠天冷冷無情的話飄入南任浩的耳里,驚得他倏地松了手,撫摸著**上躺著的辛方,有悔恨有愧疚,更多的卻是懊惱自己的世界一片黑暗。

“啊……”南任浩怒吼一聲,臉上卻掩飾不掉悲傷。

“任浩,別太擔心!千露思不會有事的!她只是被人當人質虜走了,只要那人成功逃脫便會馬上放了她。有誰會蠢到帶著人質逃亡?”走上前,齊冠天似安慰地拍了拍南任浩的肩頭,分析著千露思目前的處境。

“會嗎?”偏著頭,南任浩的腦子一片混亂,已無法思考,傻傻地反問著。

“會的!我已經吩咐史杰帶人外出查探了。放心!我不會讓她有事的!”齊冠天信心堅定地承諾著。

掏出電話,拔了號碼,齊冠天只說了句“進來個人”,便掛了電話。

“鷹王!有什么吩咐?”不一會功夫,一名黑衣保鏢走到齊冠天的跟前,躬著身等待著齊冠天下令。

“把這個女人抱到客廳沙發上去!”齊冠天用眼示意了一下仍一動不動橫躺在南任浩**上的辛方。

“是!”黑衣保鏢會意,走上前,輕而易舉地將辛方扛上肩,向外走了。

“朱利,公司的事怎么樣?”幾天沒去公司,聽新聞里記者采訪齊冠天和段寒令的實錄,南任浩大致也能了解到公司所處的危境。

然而,他卻深信齊冠天可以獨自妥善處理,困境也會被迎刃而解化險為夷。

他是他們所認識的無所不能的黑鷹!

“沒什么事!一切正常!”為了不讓南任浩擔心,齊冠天選擇了報喜不報憂,以免他擔心而不能安心養病。

“那就好!”南任浩若無其事地點了點頭。鼓足勇氣,想向齊冠天求證藏在內心多時的疑問,卻又不知如何開口,臉上的表情雖無太大的變化,神情卻顯得過份扭捏。

“任浩,你有話就說吧!”瞧出了南任浩的微妙眼神,齊冠天很直接地道破了他的意圖,卻讓南任浩顯得有些尷尬。

“我……”

“有事就說吧,不要支支吾吾,這不像我認識的你!”雖然有些直截了當,但卻是事實!

“說吧!你想問我什么?”齊冠天一副饒有興味的口吻,話里帶著些許嘲弄,他已猜測到南任浩的話題不會離開千露思。

“精明如你!我想你已經猜到我的問題了吧?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今天,咱們就開誠布公,把話說得更明白些吧?!?/p>

南任浩知道,齊冠天能如此爽快地答應自己的要求,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早已知道了問話的內容。

“呵呵呵……看來,知我莫若你!的確,我是大概猜到了,但你是問話的主角,我總不能喧賓奪主吧?”齊冠天的話帶著點挖苦的意味,但卻絲毫并不影響他在南任浩心目中的形象。

“你覺得千露思怎么樣?”南任浩的問題故意避開主題繞著圈問著齊冠天,不過,他也十分好奇齊冠天對千露思的看法。

“不知道,沒想過!”齊冠天不假思索地答曰,打消了南任浩的好奇心。

“你會愛上千露思嗎?”雖然這個問題不止南任浩一個問過,但齊冠天聽到時仍不禁吃了一驚,心還是為之一怔,隨即為之一痛,他討厭這種提到千露思而產生的的感覺。

“不會!”齊冠天的答案幾乎是脫口而出,簡潔明了,正色并堅定,讓他臉上的淺笑傾刻間隱沒,眸底盛起憤和恨的火花。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愛上千露思了,你還會帶著恨去折磨她嗎?”雖然齊冠天的眼里盛滿了怒火,但南任浩卻篤信他并非真正在恨千露思。

“不可能!我絕不可能愛上她!”不容反駁的堅絕否定,可南任浩的假設,卻令齊冠天感到莫名的惱怒。

“是嗎?”撇著臉向著齊冠天,南任浩臉上帶著孤疑。

“我的心里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韓靜秋!這一點你一直都知道!除此之外,我不會愛上任何人!可惜靜秋她……從此以后,我的世界不再有愛情!”齊冠天說得有些傷感,但到最后正色地總結一句“我的世界不再有愛情”來否決南任浩對自己的窺探。

“如果你不愛她為什么舍命去救她?”南任浩所指上次輸血事件,他一直篤信齊冠天從第一次在威斯曼見到千露思時,便已經被她吸引,只是他從未正視過自己的心而已。

“因為你!是你求我去救她,我想我別無選擇!”說得理所當然!

“別無選擇?這倒是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求你就能讓你冒著生命危險去救她?這代表著我是無尚重要的,對嗎?”南任浩仍不死心,一步步試探著。

“是的,你是我兄弟,在我內心,你的重要形同我的生命!”這是齊冠天第一次當著南任浩的面,慎重其事的承諾。齊冠天對自己的兄弟情誼,南任浩絕對毫無置疑。

“既然如此,我想再次求你,求你放過千露思,可以嗎?”南任浩說得有些小心翼翼,卻帶著無限渴望。

雖然自己很愛也很希望可以永遠跟千露思在一起,可眼睛的缺陷讓南任浩如辛方說的那樣,過于妄自菲薄。他不想拖累千露思,但卻希望她可以永遠幸??鞓?。

“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她愛上了你,我不再追究以前的事!”語畢,齊冠天不再跟南任浩糾纏千露思的問題,轉身快步離去。他心里有莫名怒火,不希望波及到南任浩。

你這個愛情懦夫!南任浩在心里狠狠地罵了一句。

明明喜歡千露思,卻口是心非,矢口否認!如果不是因為你是黑鷹,如果不是因為你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因為我的眼睛……如果!這些該死的如果,如果沒有這些如果的束縛,我又怎么舍得將心愛的她推向別人的懷抱?

說到底,其實自己又何嘗不是個愛情懦夫!唉……

雙手撐著額頭,南任浩懊惱地低下了頭。

“史杰,情況怎么樣啦?”

“鷹王,我們正在跟蹤目標,但它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直朝著深山老林前進!我擔心再這樣下去,很快可能會收不到訊號!”史杰的擔憂并無道理,再往山里前進,手機便會失去信號。

原以為劫匪成功擺脫警察的追捕后,會在沿途中放下千露思,而史杰他們在不被察覺的前提下,緊跟其后,不費吹灰之力便可將她接回。然而,照目前看來,是他低估了這個劫匪的心理。

齊冠天的心沉了下來,半瞇起雙眸,厲聲命令道:“開啟無線電波和車內gps,隨時保持聯系!”

“是!”史杰恭敬地答道,順手便啟動了車內gps功能,拿出放在車內的無線電波,按下了開啟鍵。

掛了電話,齊冠天徑直開了門。

“照顧好夜鶯!我要出去,沒那么快回來!”走到vip房大門外,齊冠天對著兩名把守在門兩邊的保鏢吩咐了一句。

“是!”兩名保鏢同聲同氣地答道。

開著他酷愛的保時捷卡宴,齊冠天向著車上gps指示的史杰方位,踏上了追逐的旅程。

一個人,一部車,沉靜,卻也適合齊冠天的個性。

從辛方口中對劫匪的描述,劫匪是單槍匹馬劫走千露思,可并不排除他事后與同黨匯合的可能。他能挾人毫無畏懼地從十米高的天橋縱身躍下,可謂膽識過人、抉擇果斷、動作嫻熟,光憑這幾點就足以證明,此人絕非鼠輩!

不過,這倒令齊冠天產生了與他交交手的興趣。

自從瑞田離開后,齊冠天身邊就少了一名得力干將,如果能夠降服這名有膽有識有智有謀的漢子,倒也不枉他此次親自出馬。

想及此,齊冠天的眸中露出了狡詰的神色,一抹淺笑揚上臉龐,讓他看起來越發冷酷邪魅,不知該有多少懷春少女會迷死在這張俊臉之下。

打開收音機,車內立即充斥著新聞主持人抑揚頓挫播報新聞的聲音,平靜而波瀾不驚。

“今天中午十二點二十分左右,發生在本市環市二路的中國農業銀行環市二路分行,遭到三名持槍劫匪的搶劫。監控錄相已將他們的作案畫面全部錄下,卻由于劫匪蒙面,無法看清他們的面貌特征。到目前為止,三名劫匪全部在逃,警方正在全力追捕。其中一名劫匪在人行天橋上挾持了一名女子作為人質,女子的身份尚未查實,現人質與劫匪都下落不明。警方向廣大人民群眾承諾,出動大批警力,盡快輯捕犯罪嫌疑人歸案,解救人質……”

當電視畫面上出現千露思的背影時,韓正東的心不禁狠狠地抽痛了一下,可究竟為何,連他自己都不得而知,頓生奇怪的念頭。

“老韓,你怎么了?”韓夫人柳如萍見丈夫蹙緊眉頭,一臉痛苦,擔心地問道。

“沒事!就是老胃病犯了!”韓正東只能用胃病犯了的借口搪塞柳如萍,總不能告訴她是因為看到電視上的女子心痛吧?那也太不靠譜了!

屏幕上出現了千露思被蒙面男持槍劫持作人質,并與特警兵戎相見僵持不下的畫片。

“好可憐的女孩!怎么會無辜地攤上了這檔子事呢?”韓珊珊含著筷子,皺起了柳葉眉,看著電視里的千露思,禁不住唏噓起來。

“可憐?哼!要怪就怪她倒楣!大白天的,年紀輕輕無所事事,哪不好站,站在天橋上看風景?活該被歹徒有機可乘!”柳如萍不屑地翻了個大白眼,用她極度惡毒的話嘲諷著。

“如萍!”韓正東厲聲喝道。

“媽……”韓珊珊失望地叫出聲。

韓正東和韓珊珊聽了柳如萍的話,幾乎是同時喊出了聲。

“你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連最起碼的同情心都沒有,還在這里落井下石,冷嘲熱諷,如果換你成了被劫持的對象,我們聽到別人講這種話,該有多寒心?這簡直是泯滅人性!”韓正東激動得拍起了桌子。

“不過就是一個外人而已,跟我們八桿子打不著邊。你至于為了這么一個外人對我大光其火嗎?是!我承認我嘴巴惡毒不饒人,行了吧?”被韓正東當著女兒和下人的面,不留情面地痛斥,柳如萍的面子哪里掛得???惱羞成怒地吼了起來。

“我不過就是說了幾句奚落的話,對我兇什么兇?教授了不起???外頭當好人,回家就往我身上撒氣,我的氣又撒誰頭上去?”柳如萍不服氣地低聲嘀咕。

“爸,媽,你們看!是齊哥哥呢!”看到屏幕上出現了眾記者圍觀采訪齊冠天和段時令的畫面,韓珊珊心喜得大叫起來。

全家人屏氣凝神地盯著屏幕,臉色越看越凝重。

“啪”,韓珊珊氣得鼓著腮幫子漲紅了臉,毫無淑女形象地將筷子用力拍在餐桌上,迅速站起身,掩面哭著跑回了自己房間,全然不顧身后父母的叫喚。

回到閨房,將門反鎖,韓珊珊不顧一切地撲倒在自己的席夢思chuang上,嚶嚶啜泣。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趴在chuang上,韓珊珊憤恨地連喊了幾個“為什么”,用手狠狠地搗擊著chuang,chuang墊發出“咚咚”的低沉撞擊聲,回應著她的憤怒。

門外,柳如萍和韓正東追上來,急得火燒眉毛,輪流敲著韓珊珊的門??蔁o論他們怎么敲也得不到應門,只隱隱約約從屋內傳來女兒悲痛欲絕的哭泣聲。

close

猜你喜歡

都市重生小說 精品短篇小說 都市愛情小說 都市婚姻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是小說愛好者不能錯過的小說類型之一,想要看好看的都市重生小說但是找不到!來這里,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收集了全網最優質的都市重生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精品短篇小說
精品短篇小說

看慣了篇幅太長的長篇小說,是不是也想要來看一下短篇小說呢?想要看還看的精品短篇小說找不到?來這里,本次小編為大家收集了精品短篇小說大全,讓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 冷面王爺獨寵小嬌妻
    冷面王爺獨寵小嬌妻

    短篇 / 白石,柳瀟瀟

    2020/02/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死亡短視頻
    死亡短視頻

    靈異 / 張巍,周一琳

    2020/02/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謀斷九州
    謀斷九州

    都市 / 樓礎,徐寶心

    2020/02/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無邊大兇魔
    無邊大兇魔

    仙俠 / 黑河,羅剎

    2020/02/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天降悍夫
    天降悍夫

    都市 / 蔣欲尊,季尋歡

    2020/02/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囚愛成癮
    囚愛成癮

    短篇 / 霍度廷,江佩謠

    2020/02/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都市愛情小說
都市愛情小說

重生?寵文?虐文?都是都市愛情小說受歡迎的極大類型,對于喜愛看都市愛情小說們,今天有福了老鐵文學網給大家帶來了都市愛情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都市婚姻小說
都市婚姻小說

想要看都市婚姻小說找不到好看的?想要看最新最火熱的都市婚姻小說?來這里,老鐵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了都市婚姻小說大全,讓喜歡看都市婚姻小說的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 福建22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小型机沙厂赚钱吗 山东体彩排列三五论坛 甘肃快3 广东好彩1分布图 快乐10分任3投注技巧 腾讯分分有稳赚的挂机方案吗 青海11选5任8预测 最新版科乐长春麻将 快速赛车 gta5富兰克林赚钱攻略 时时彩稳赚平刷枝术 七星彩走势图码王驾到 打麻将玩法教程 江苏十一选五 亿客隆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