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王者大陸之修靈

王者大陸之修靈

王者大陸之修靈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26 12:58

評語:一部以王者榮耀為背景的異世游戲好文,游戲設定嚴謹,文筆簡潔,故事發展脈絡清晰,難得的好文。

三天日月輪替,春風已快迎來秋風,今日便是師兄他們出關之日。

李白白衣飄灑,神色凝重,看著樓內的那扇房門。

翁翁翁

李白眼前的那扇門開了。

一個男孩探頭探尾的從門口伸出了腦袋,機靈的眼光看著白衣男人。

“去吧孩子,以后他就是你的師父,咳咳!”

從房內傳來了一陣劇烈而又蒼老的咳嗽聲。

“師兄?”

李白看著面前的這個孩子已經痊愈,首先關心的是他三天未見的師兄鬼谷子。

他話音未落房門便全開了,只見一位枯瘦蒼白的老人打座在屋內。

“你是……鬼谷子,師兄!”

李白看到面前一下子老了百歲的師兄,心中不禁痛道。

他也顧不上此房為他人禁地,連忙沖了進去抱起那位老人痛哭。

“師兄你,你竟然變成了如此!”

“師弟,李氏一族的最后一滴血脈我就交給你了,莫要辜負為兄兄的這一番心血?!?/p>

老人說話聲顯得無力但卻平靜,眼神漸漸暗淡了下去。

“師兄我發誓一定會完成你的遺愿,一定會為天下太平而盡力保護好這孩子。我會送他去一個好的地方,進行成長?!?/p>

未等李白說完,他懷中的師兄便已無了靈氣,鬼谷子終將因功力全無而衰老至死。

作為人類的他們壽命上限僅僅為一千歲,但修煉者失去靈力后便會迅速老去,并接受死亡的召喚。

李白抱著他的師兄就是痛哭,全然忘了自己的身份。

那個開門少年乃鬼谷子的單傳弟子喬峰,喬峰聞之師父已故,也連跑進了房門大哭。

“師父,師父你醒醒,您老為什么要離開喬峰,喬峰舍不得你?!?/p>

哭聲回蕩在整座樓閣內,今天修靈山成了哀傷之地。

少年李逍遙看著因他而剛剛故去的救命恩人,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一滴一滴打落在了木板之上,他心中很是疼痛。

歲月匆匆,他們埋下了鬼谷子的尸體,便開始了日復一日的修煉,整座山谷到處都可以看到兩個少年打斗的身影。

半年后的一天下午,秋風落葉起,拂微風**天地中。白衣美男子李白化妝成他的師兄鬼谷子帶著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年下了山,二人向山下的村子走去。就這樣,李逍遙被送往了修靈村,從此他也成為了修靈村的一員。送他下山的李白,重新回到了修靈山,與師兄的弟子喬峰長居在修靈山上。

不過此時的少年李逍遙,雖然體內擁有了鬼谷子體內的十一級靈力,但是做為代價,原本靈力等級就已經達到四級的少年李逍遙變成了二級,淪為了二級廢柴。

“原來是這樣,原主其實不是廢柴,他是絕世的天才,在他的體內竟然還擁有十一級的靈力”

李逍遙在夢里看到這些,他恍然大悟,甚至有些激動,原來他和原主的境遇并沒有那么糟糕。

“可是,要怎么解開體內靈力的封印嗎?成長?!?/p>

李逍遙忍不住在夢里嘀咕著,猛然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修靈村外,湖中樓:

一個全身藍衣,看起來非常妖艷的女人翹著后部走進了樓閣內,她就是先前在樓閣外面吹簫吹了一夜的甄姬。甄姬手中的碧玉長嘯,此刻已經掛在了她那細如柳枝的腰間。

甄姬走進屋內,他看了看渾身發熱還在做著夢的李逍遙,只是輕輕的坐在了李逍遙的的身邊。

還有甄姬可能就是故意的,她自己的**已經挨著了李逍遙這個正值十九美男子的手臂了,這明顯就是她的**手段!

還在一片黑暗中做夢的李逍遙,他仿佛忽然感覺到了有一股溫暖的氣流在他的周圍流淌著,好溫暖而且空氣也好柔軟。在夢里他好想伸手去摸,黑暗中又冷又黑,早就讓他受夠了。

不管了,李逍遙在夢里亂摸了一起,其實在夢外他的手也正在亂摸。

啪!李逍遙動了動嘴唇忽然感覺到自己摸到了一個又軟又大的東西,特別光滑適手。李逍遙禁不住又在夢里使勁按了幾下,還是好軟,好光滑。

“哈哈!小色鬼,村長是怎么看上你這樣廢柴的修靈者呢!”

樓內女人先是忍不住笑出了聲,她連忙把自己用靈力包裹的一團晶瑩剔透的熱水球收了回來。

然后,從樓內傳出了一聲特別尖銳的女人的叫聲。

“李逍遙,你竟然敢摸我的**!”

女人大喊道,接著就是一扒掌。

“啪!”

李逍遙一下子就被這一巴掌給打這嚇醒了。

“甄姬姐,你怎么在這?**?我摸的?”

李逍遙猛然醒來,一邊捂著疼痛的臉蛋無比震驚的看著他面前的這個女人,一邊回憶著他剛剛做什么了。

“哼,你小子終于醒了!”

甄姬臉色發青,很生氣的看著已經從chuang上做起來的李逍遙。

“甄姬姐你怎么會我在這?不,我怎么會在你chuang上?……我剛才究竟干了啥?”

“別叫我姐,我可沒你這樣廢柴的弟弟。不過好你個李逍遙,沒想到村長下令讓我來照顧你,你竟然不知恩圖報,還下流的摸我**!”

甄姬怒氣沖沖的指著李逍遙,十分生氣。其實甄姬根本就看不起李逍遙,她人為李逍遙就是一個修靈廢柴,修靈者的恥辱。她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要故意刁難李逍遙,若不是村長下了命令,她立馬就會把李逍遙給趕出樓閣去。

啾啾!

清晨的陽光已經和著冰涼的晨露給整片大陸洗了也一個冷水澡,屋檐的瓦礫上還分外的閃著刺眼的光芒。

兩只黃鸝跑到了湖中樓閣頂上叼著小蟲互相的啄著,彼此跳跳停停,好像一對親密無間的夫妻,溫柔而又調皮。

遠方卻漸漸傳來了一片及其熱鬧的聲音,是在修靈村內,傳來后便久久不息。

修靈村中,修靈大殿:

“哈哈!幾位來的真早??!父親您老先請入坐。

一個青衣長袍的中年男人,他邊給幾位剛來到殿內的老者們倒茶,邊微笑著問候著走在最前面的父親趙萬地村長。

“田兒,不必多禮了!今天的測靈大會你就不必參加了,去把烏鴉給我找過來!”

趙萬地村長看著面前這個非常熟悉的男人,已經習慣了他的禮數,因此只是一邊入了殿內最里面正中間的主座位,一邊語氣有些氣憤的道。

接著,趙萬地村長從一個玻璃般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了那個發紅的鑲金玉瓶,拿給兒子趙萬田看。

隨后的另外兩個青袍,黑袍的老者也入了其次兩個座位,一左一右。

“嗯?這瓶內有毒??墒?,父親您老讓我把烏鴉帶過來做什么?”

大殿上的趙萬田扶過長衣,疑惑的問。同時他伸出的手已經接過了父親手中的那個玉瓶,他把那玉瓶放在手掌中仔細的看了一遍。

玉瓶紅的像灌滿了死血一般駭眼,還散發著異常刺鼻、而又血腥的惡心味。

趙萬地想起來這個鑲金玉瓶就是半年前父親大壽,烏鵲副村長送的。

趙萬田心中頓時火了起來,未問清楚緣由,他便暴躁的對坐在他父親左邊穿著青袍的烏鵲副村長大喝道:

“烏鵲前輩恕晚輩不敬,此瓶乃你在父親壽辰上所送,莫不是你要毒害我父親?”

趙萬田此話一出,大殿內一個姑娘家家的女孩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站在烏鵲族長的后面,怒氣沖沖的對著站在大殿中間的趙萬田大喊道:

“萬田叔,什么嘛!你就那么懷疑是我師父干的,哼,信不信月兒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殿內的這個姑娘約莫著也就十八歲,她叫羋月,烏鵲前輩門下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羋月全身都穿著紫的發藍的連衣裙,裙擺上的幾條長長的絲線飄飄灑灑,特別惹眼。

值得一提的是,羋月姑娘%部處的衣服由于領邊短,經常呈半開狀,可以看見她%部的半條小溝,皮膚光滑而又細膩。這也就證明了她這個女人發育的是有多么的完美,身材是多么的尤物。

可就是這樣的女人偏偏有種長不大的少女心,好幻想,還愛撒嬌,最重要的是她偶爾會在生氣的時候顯得萌萌的。

趙萬田站在那先是一怔,才發覺自己有點急躁過火了,又犯了他誣賴好人的壞毛病。

對于這種狠毒之事,烏鵲前輩怎么可能嘛!自己平時修煉用的丹藥都是烏鵲前輩送的,如果要害他們,他趙萬田早在四十年前就去見閻王了。

趙萬田看著羋月又是一笑,圓場道:“開個玩笑嘛!月兒,你又何必當真呢!”

說著,年紀已經四十歲的趙萬田還不好意思的朝大殿上坐在座位上一副從容樣子的烏鵲副村長看去,也就一笑了之了。

好在趙萬田把大殿內的氣氛又給搞活了,可是又有別人打破了這活躍的氣氛。

“好了田兒,你又急躁過頭了,先讓你父親給你說說正事吧!”

趙萬田面前,那個黑袍老者青著臉發話了。

一看就知道這黑袍老者年紀也不小了,花白的頭發蓋下了半個額頭,而且他今天的臉色也不太好。

“難道是因為千手副村長昨夜剛從千里之外的修靈帝都修靈學院里趕回來,為參加今天的測靈大會,而旅途勞累了嗎?”

神羲在心中想八成是吧。

大殿內坐下的趙萬地村長,吃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目光炯炯的望著殿內。

殿內一共有八個人,他自己趙萬地村長,烏鵲副村長,千手副村長;兒子趙萬田,烏鵲副村長的徒弟羋月;還有未發話的大殿護衛蘇雷,以及千手副村長身后的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止水。這兩個青年腰間都配著上等靈器,看來他們二人實力非常的不凡。

趙萬地摸著自己那三尺長的白須,以頭首村長的身份大聲對大殿內所有人大喝道:“昨夜我們三位村長已經查明,此瓶內的劇毒為烏鵲副村長大徒弟烏鴉所下,他欲想引起我們三位村長之間的矛盾,挑起村內戰爭,烏鴉他罪大惡極。況且昨夜之后他便再無身影,恐怕是畏罪潛逃了,現在我命我兒趙萬田,宇智波帶土、宇智波止水你們三人立馬把他給我帶過來,我要親自問罪?!?/p>

趙萬地村長以前從未如此發過如此大火,這次他倒是怒火三丈,被氣的硬是多喘了幾口氣。

趙萬田見父親身體有樣,連忙勸著父親:“父親勿要動怒,兒子這就代領帶土、止水二人前去捉拿烏鴉?!?/p>

身為烏鴉師父的烏鵲副村長,此刻坐在座位上未動,在他的眼睛里竟然有些迷茫,他沒想到,萬萬沒想到啊,下毒的人竟然是他的大弟子烏鴉!

稍后,烏鵲副村長無奈的嘆了口氣:“不孝之徒??!惡性隱藏至深,可怕又甚是可惡!虧了我當年救他之情,真是養虎為患?!?/p>

其他大殿內的眾人,聽到兩位村長的話后,先是一驚,覺得這真是令人難以相信。

“這是真的嗎?下毒的人竟然是烏鴉?!?/p>

眾人心中疑惑不解。

雖然他們平時與烏鵲前輩的大弟子烏鴉并沒什么交往,但是以往他們對烏鴉的印象都是不錯的。烏鴉雖身世坎坷家族覆滅,但他更是聰慧、勤奮、有禮,讓許多人都甚是贊嘆。

每年在修靈村內的測靈大會上,都是他做為副主持,支持測靈大會的進行??墒悄莻€瘦弱高挑而又睿智的男人,今天竟然還真沒見他的蹤影,而且村長們還親自下了對他的通緝令。

“看來這是真的了!”

眾人雖然非感到常意外和不解,但也無法不相信他們的村長。

“是?!?/p>

趙萬田、宇智波帶土、宇智波止水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對村中之首拜到。

然后三人便帶好靈器,準備走出大殿,不過三人還未走出大殿,此時大殿外已是熙熙攘攘,來了很多人。他們大部分都是來參加今年測靈大會的修靈者,有男有女,靈力等級也有高有低。只有靈級等級達到四級進入修靈期的修靈者,才能被大殿認可,允許進入大殿進行今年的測靈大會。

啾啾!

清晨的陽光已經和著冰涼的晨露給整片大陸洗了也一個冷水澡,屋檐的瓦礫上還分外的閃著刺眼的光芒。

兩只黃鸝跑到了湖中樓閣頂上叼著小蟲互相的啄著,彼此跳跳停停,好像一對親密無間的夫妻,溫柔而又調皮。

遠方卻漸漸傳來了一片及其熱鬧的聲音,是在修靈村內,傳來后便久久不息。

修靈村中,修靈大殿:

“哈哈!幾位來的真早??!父親您老先請入坐。

一個青衣長袍的中年男人,他邊給幾位剛來到殿內的老者們倒茶,邊微笑著問候著走在最前面的父親趙萬地村長。

“田兒,不必多禮了!今天的測靈大會你就不必參加了,去把烏鴉給我找過來!”

趙萬地村長看著面前這個非常熟悉的男人,已經習慣了他的禮數,因此只是一邊入了殿內最里面正中間的主座位,一邊語氣有些氣憤的道。

接著,趙萬地村長從一個玻璃般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了那個發紅的鑲金玉瓶,拿給兒子趙萬田看。

隨后的另外兩個青袍,黑袍的老者也入了其次兩個座位,一左一右。

“嗯?這瓶內有毒??墒?,父親您老讓我把烏鴉帶過來做什么?”

大殿上的趙萬田扶過長衣,疑惑的問。同時他伸出的手已經接過了父親手中的那個玉瓶,他把那玉瓶放在手掌中仔細的看了一遍。

玉瓶紅的像灌滿了死血一般駭眼,還散發著異常刺鼻、而又血腥的惡心味。

趙萬地想起來這個鑲金玉瓶就是半年前父親大壽,烏鵲副村長送的。

趙萬田心中頓時火了起來,未問清楚緣由,他便暴躁的對坐在他父親左邊穿著青袍的烏鵲副村長大喝道:

“烏鵲前輩恕晚輩不敬,此瓶乃你在父親壽辰上所送,莫不是你要毒害我父親?”

趙萬田此話一出,大殿內一個姑娘家家的女孩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站在烏鵲族長的后面,怒氣沖沖的對著站在大殿中間的趙萬田大喊道:

“萬田叔,什么嘛!你就那么懷疑是我師父干的,哼,信不信月兒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殿內的這個姑娘約莫著也就十八歲,她叫羋月,烏鵲前輩門下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羋月全身都穿著紫的發藍的連衣裙,裙擺上的幾條長長的絲線飄飄灑灑,特別惹眼。

值得一提的是,羋月姑娘%部處的衣服由于領邊短,經常呈半開狀,可以看見她%部的半條小溝,皮膚光滑而又細膩。這也就證明了她這個女人發育的是有多么的完美,身材是多么的尤物。

可就是這樣的女人偏偏有種長不大的少女心,好幻想,還愛撒嬌,最重要的是她偶爾會在生氣的時候顯得萌萌的。

趙萬田站在那先是一怔,才發覺自己有點急躁過火了,又犯了他誣賴好人的壞毛病。

對于這種狠毒之事,烏鵲前輩怎么可能嘛!自己平時修煉用的丹藥都是烏鵲前輩送的,如果要害他們,他趙萬田早在四十年前就去見閻王了。

趙萬田看著羋月又是一笑,圓場道:“開個玩笑嘛!月兒,你又何必當真呢!”

說著,年紀已經四十歲的趙萬田還不好意思的朝大殿上坐在座位上一副從容樣子的烏鵲副村長看去,也就一笑了之了。

好在趙萬田把大殿內的氣氛又給搞活了,可是又有別人打破了這活躍的氣氛。

“好了田兒,你又急躁過頭了,先讓你父親給你說說正事吧!”

趙萬田面前,那個黑袍老者青著臉發話了。

一看就知道這黑袍老者年紀也不小了,花白的頭發蓋下了半個額頭,而且他今天的臉色也不太好。

“難道是因為千手副村長昨夜剛從千里之外的修靈帝都修靈學院里趕回來,為參加今天的測靈大會,而旅途勞累了嗎?”

神羲在心中想八成是吧。

大殿內坐下的趙萬地村長,吃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目光炯炯的望著殿內。

殿內一共有八個人,他自己趙萬地村長,烏鵲副村長,千手副村長;兒子趙萬田,烏鵲副村長的徒弟羋月;還有未發話的大殿護衛蘇雷,以及千手副村長身后的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止水。這兩個青年腰間都配著上等靈器,看來他們二人實力非常的不凡。

趙萬地摸著自己那三尺長的白須,以頭首村長的身份大聲對大殿內所有人大喝道:“昨夜我們三位村長已經查明,此瓶內的劇毒為烏鵲副村長大徒弟烏鴉所下,他欲想引起我們三位村長之間的矛盾,挑起村內戰爭,烏鴉他罪大惡極。況且昨夜之后他便再無身影,恐怕是畏罪潛逃了,現在我命我兒趙萬田,宇智波帶土、宇智波止水你們三人立馬把他給我帶過來,我要親自問罪?!?/p>

趙萬地村長以前從未如此發過如此大火,這次他倒是怒火三丈,被氣的硬是多喘了幾口氣。

趙萬田見父親身體有樣,連忙勸著父親:“父親勿要動怒,兒子這就代領帶土、止水二人前去捉拿烏鴉?!?/p>

身為烏鴉師父的烏鵲副村長,此刻坐在座位上未動,在他的眼睛里竟然有些迷茫,他沒想到,萬萬沒想到啊,下毒的人竟然是他的大弟子烏鴉!

稍后,烏鵲副村長無奈的嘆了口氣:“不孝之徒??!惡性隱藏至深,可怕又甚是可惡!虧了我當年救他之情,真是養虎為患?!?/p>

其他大殿內的眾人,聽到兩位村長的話后,先是一驚,覺得這真是令人難以相信。

“這是真的嗎?下毒的人竟然是烏鴉?!?/p>

眾人心中疑惑不解。

雖然他們平時與烏鵲前輩的大弟子烏鴉并沒什么交往,但是以往他們對烏鴉的印象都是不錯的。烏鴉雖身世坎坷家族覆滅,但他更是聰慧、勤奮、有禮,讓許多人都甚是贊嘆。

每年在修靈村內的測靈大會上,都是他做為副主持,支持測靈大會的進行??墒悄莻€瘦弱高挑而又睿智的男人,今天竟然還真沒見他的蹤影,而且村長們還親自下了對他的通緝令。

“看來這是真的了!”

眾人雖然非感到常意外和不解,但也無法不相信他們的村長。

“是?!?/p>

趙萬田、宇智波帶土、宇智波止水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對村中之首拜到。

然后三人便帶好靈器,準備走出大殿,不過三人還未走出大殿,此時大殿外已是熙熙攘攘,來了很多人。他們大部分都是來參加今年測靈大會的修靈者,有男有女,靈力等級也有高有低。只有靈級等級達到四級進入修靈期的修靈者,才能被大殿認可,允許進入大殿進行今年的測靈大會。

close

猜你喜歡

穿越小說 異世神魔小說
穿越小說
穿越小說

穿越小說是小說里面最經典的一種題材。喜歡看的小伙伴也特別多!想看到最優質的穿越小說但總是找不到!不用急,老鐵文學網給你提供最優質的穿越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異世神魔小說
異世神魔小說

異界神魔小說是男頻超熱血爽文,喜歡看異界神魔小說的小伙伴快來老鐵文學網,這里超多的熱門異界神魔小說肯定有您需要的!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 快乐10分 26选5 南粤36选7 北单比分3串1过滤模式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山西11选5 7m篮球即时比分网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nba-新浪体育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365足球比分网 河北排列7 36选7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新疆25选7 ipad新浪体育直播看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