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遠古術士

遠古術士

遠古術士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19 11:06

評語:語言文字詼諧幽默,是一部文筆俱佳的故事非常難得的好文,值得閱讀,大力推薦。

泰龍在沼澤邊緣停了下來,親自整肅隊形,除了皇庭玉龍隊之外,所有冒險者全部下馬,讓馬匹圍攏在大家的外圍。為數最多的近戰團隊站在馬匹內側,數百人形成了以皇庭玉龍隊為首的圓錐形。泰龍站在圓錐形的頂點,神情肅穆的緩步向沼澤中走去。

陸無雙和一群女孩子牧師一起,心里不住苦笑。女冒險者們雖然也都是經歷過風雨的人物,但畢竟面對的是整個西方大陸最恐怖的神棄之森,所以每個都是花容變色,緊緊的捏著手中的權杖。陸無雙曾試圖開兩個玩笑緩解壓抑的氣氛,卻險些被眾女用權杖砸死。

近戰團隊中,一個矮人走在右前方,在這沼澤中實在是難為了這短腿的家伙,好幾次泥水都淹沒到了他的%.口,把他嶄新的%甲弄得烏七八糟。這家伙郁悶的邁開大步在泥沼中跋涉,走出去百米開外后,忽然腳下似乎踢到了什么堅硬的東西。

矮人好奇的用斧頭把腳上的浮泥撇開,卻猛地嚇了一跳。只見污泥中露出一截漆黑的肢體,足有水桶粗細,肢體上遍布兒臂粗細的短肢。

這是什么鬼東西?這埋藏在沼澤下的詭異東西讓矮人渾身隱隱發麻,雙手握緊了斧頭。

一旁有個高山巨人也注意到了那截黑色的東西,下意識的便用手中的狼牙棒去捅。

不要!前方帶路的泰龍忽然向那高山巨人怒吼道,但為時已晚,那巨人的狼牙棒已經不輕不重的捅到那截黑色的肢體上。

事情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正當周圍的大部分人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的時候,那截黑色的肢體猛然間便彈簧般從沼澤下蹦了起來。方圓十米之內,一片泥水飛濺,泥水中,一道漆黑的影子怪蟒一樣翻滾了**身子,發出沉悶的吼聲,猛地向前方竄去。

陸無雙就在不遠的地方,也被嚇了一跳,連忙向那黑影看去?;秀遍g卻見那彷彿是一條十余米長的黑色巨型蜈蚣,似乎被高山巨人驚嚇,急速扭著身子向右前方沖去。而這不過是個序曲,就在這黑色巨型蜈蚣飛奔而去的同時,周圍如同炸藥般炸響,從地下竟竄起了起碼數以百計的類似怪物。

這些黑色的巨型蜈蚣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沼澤下裝死,卻被冒險者們無意中驚醒,此刻不向冒險者們發動**,而是如同一群驚弓之鳥一樣四散逃竄,濺得冒險者們一身泥水。

這些個怪物如果同時向大家攻擊,后果肯定不堪設想,看到黑色蜈蚣們扭動著丑惡的軀體四散逃竄,眾人都感到松了口氣。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眾人的身后忽然傳來一聲低沉而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人們紛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心里都有些忐忑,結合剛才那些黑色巨型蜈蚣的驚慌失措,恐怕身后發出咆哮的家伙要更加恐怖。不過眾人身后足有兩、三百米的沼澤地帶卻空無一物,彷彿那咆哮是發生在地下一樣。

泰龍的臉色變得鐵青,平日里狠辣果斷的樣子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在獨角獸背上站起來,厲聲吼道:不想死的,盡快向森林里沖!說著,竟率先帶著皇庭玉龍隊的騎士們向遠處的森林撲去。

在看不見的恐怖威脅下,冒險者們的神經也緊繃得如同鋼絲一般,聽了泰龍的招呼,連忙跟著皇庭玉龍隊趕去。原來緊湊的隊形眨眼間變得松散起來,人們爭先恐后的向前趕,就像后面真的有什么東西在追趕一樣。

陸無雙幾乎是在倒退著飛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眾人背后的沼澤。他可以感覺到有種很邪惡的氣息在慢慢的向大家逼近,那種感覺就象是猛獸在戲弄自己的獵物一樣。剛才那些黑色巨型蜈蚣絕對是被那隱藏在沼澤下的怪獸嚇跑的,能把那些蜈蚣嚇成那副模樣,可想而知背后的東西是如何的恐怖。

忽然,陸無雙看到沼澤下似乎揚起了一道風帆,一個三角形的風帆一樣的灰黑色物體輕盈的在沼澤水面上拍打了下,隨即消失不見。陸無雙瞇緊了眼,隱約捕捉到沼澤下有一道水線迅速的繞到了隊伍的右側前方,隨即又是一條風帆狀的物體浮上水面,繼而輕盈的沉入水下。

大家小心!牠在捉弄我們!陸無雙見距離森林仍有近千米的距離,便大聲喊道。

泰龍似乎也注意到了那怪物的動作,在陸無雙的喊聲中勒緊了韁繩停了下來。冒險者們和皇庭玉龍隊重新組成緊湊的防守陣型,如同一個鐵桶一樣,停在沼澤中央。

場面一時間變得很寂靜,寂靜到能夠聽到旁邊人緊張的吞吐唾沫的聲音。陸無雙看著不遠處的人群外圍,艾迪等三人都握著武器,緊張的盯著自己面前的沼澤。

陸無雙始終鎖定著水下的那怪物,發現那怪物果然是在進行著某種游戲,牠圍繞人們兜著圈,時不時露出風帆狀的翼狀物,似乎在恐嚇著大家。人們更是驚恐,那究竟是什么怪物?牠究竟想怎么樣?女牧師們已經閉起眼睛為自己祈禱了。

時間一長,那怪物似乎也有些不耐煩起來,風帆狀的翼狀物越靠越近,有幾次竟然就在大家面前的十幾米遠處。

巨人巴查冷靜的握著迥異于他人的巨型狼牙棒,瞇著眼睛注視著面前的沼澤。

忽然,在他面前十米處猛地濺起一大片沼澤泥水,如同一片黑色幕布一樣沖天而起。泥水之后,一條巨大到讓人難以想象的黑影扶搖而上,眨眼間已經沖上數十米的高空。

那赫然是一條深灰色怪龍一樣的怪獸,粗有三米的龐大身軀上,遍布細密的黑色鱗片。牠長著一個鯰魚一樣的頭顱,兩條長須在空中飄揚。在牠頭顱下的軀體兩側,竟長了一雙翅膀,剛才浮出水面的風帆狀物體就是其中之一。那怪物雖然已經沖起了起碼五十米高,但恐怖的是牠的尾巴卻仍然留在沼澤里,令人無法估計這怪物的軀體總長。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那怪獸從空中居高臨下狠狠的砸了下來,鯰魚一般的血盆大口張得如同磨盤大小,猛地向巴查等人咬去。

巨人巴查身邊除了艾迪和虎牙外,其余的冒險者已經四散驚走,沒人敢真正面對這恐怖的怪獸。艾迪和虎牙只能苦笑,他們倆也想扯著巴查走,但是巴查的眼睛卻戰意洶涌,看樣子已經完全無法遏止了。

哐的一聲巨響,卻是巴查用狼牙棒狠狠的砸在那怪獸的血盆大口上。那怪獸的頭被砸得歪向一旁,而巴查的身子卻被砸進了沼澤,只露出一個腦袋。

怪獸出師不利,頓時變得十分暴躁,牠像落水狗一樣抖了抖腦袋,頓時砸飛了六、七匹駿馬。陸無雙眼睜睜看著一匹駿馬被砸出了數十米遠,慘叫著砸落在泥沼之中。怪獸瞪著血紅色的怪眼,再次張開大嘴撲向了已經沒有反抗能力的巴查。

艾迪和虎牙正手忙腳亂的試圖把巴查拔出地面,然而時間太過倉促,根本來不及。赤雕就在附近,眼看著三人危險,便招呼幾個赤火團的弟兄沖了上去,另一側的皇庭玉龍隊也沖出了十幾個騎士,從側翼猛沖過來。

赤雕深吸了口氣,渾身頓時冒出蒸騰不止的淺紅色熱浪,然后猛地從后背拔出一把近兩米長的巨型長刀,怒吼一聲便劈向了那怪獸。一道火紅色光芒噴薄而出,眨眼間便擊中怪獸的頭顱。

這樣的攻擊陸無雙在拍賣行倉庫中也曾看赤麒麟施展過,威力卻明顯較赤雕小了許多。怪獸被赤雕的刀氣砍中腦門,頓時發出刺啦一聲響,腦門上皮肉焦爛,升起一團青煙。怪獸更是狂怒,猛地用龐大無比的身軀砸向赤雕。

赤雕吃了一驚,掉頭便跑。他雖然在千鈞一發之際逃之夭夭,五、六個赤火團成員卻因躲避不及而被怪獸砸個正著,頓時骨碎筋折,不**形了。另一邊沖來的幾個皇庭玉龍隊騎士卻也不含糊,紛紛彈丸般從獨角獸的背上跳起,拔出長劍居高臨下的向怪獸后背砍去。而那些獨角獸也讓陸無雙大吃一驚,牠們的獨角上閃爍著星星點點的電弧,隨即一道道凌厲的閃電準確的刺向那怪獸的眼睛。

怪獸被騷擾得不堪其擾,像蟒蛇一樣昂起前半身,只一個旋轉,那雙肉翅便輕而易舉的將騎士們拍飛,而那些獨角獸的閃電雖然擊中牠遍布細鱗的軀體,卻一個火星都沒有發出。

怪獸旋轉身子之后,龐大的軀體便推金梁倒玉柱一般轟然砸下。要命的是,在牠的軀體下方正是仍掙扎著的巴查等三人。

如果被這怪獸的軀體砸中,恐怕就是鐵打的身子也會被砸扁。陸無雙的雙手已經結起法印,心想萬不得已之下,也只好拚全力救他們一次了。而就在這極其兇險的瞬間,矮人虎牙卻不再嘗試把巴查拽出泥沼,而是雙手握緊斧頭,深吸了口氣,身體上的肌肉頓時紛紛賁起,看上去就好像這人猛地膨脹了兩圈一樣。

陸無雙一愣,虎牙眼下所展現出來的氣勢和散發出來的氣息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對他的預計。從他的身體中瀰漫出來的強烈斗志已經讓他周圍的空間如同燃燒起來了一樣,矮人的雙眼也變得通紅,斧柄不住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似乎隨時可能斷裂。

這時怪獸的身體已經背對著他們砸落下來,虎牙猛地昂首發出瘋狂的怒吼,那吼叫聲充滿了野性,就像草原上的雄獅一樣動人心魄。

嚓的一聲響,虎牙面前有如出現了一道彎月,那是斧頭快速揮動帶起的幻影,間不容發的擊在怪獸的身軀之上。皎潔如月的光芒閃動過后,一片鮮紅的血液迸射出來,那怪獸竟然怪叫了一聲,被虎牙生生砸出了四、五米之遠,身子折成銳角,砸進泥沼之中。

虎牙這驚艷的一擊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就連泰龍也不禁色變。

然而這時顯然不是放輕松的時候,那怪獸吃痛,在原地不住的打滾,那一片沼澤就如同沸騰了一樣動**。泰龍在前面連忙招呼所有人快速前進,盡早脫離這步步危機的死亡沼澤。

陸無雙忽然聽到有人在叫自己,扭頭看去,原來是艾迪不住的向自己揮手。這時巴查已經被從泥里拽了出來,整個人好像泥人一樣狼狽不堪。

陸無雙靠近了艾迪,詢問有什么事,艾迪卻苦笑著指著虎牙道:你看這小子的模樣,接下來要兄弟多照看一下了。

陸無雙看向虎牙,卻驚訝的發現剛才威風凜凜的矮人現在已經萎靡得如同干癟的猴子。他臉色蒼白,搖搖欲墜,甚至都無法握住手中的斧頭。

巴查上去把虎牙的斧頭背在身后,拎著虎牙的脖領摔到陸無雙身前,沉聲道:好好看著他,他在兩天之內就跟個廢人一樣了。

陸無雙吃驚的攙扶著虎牙,卻見虎牙臉色蒼白,渾身顫抖,似乎在忍受什么劇烈的痛苦。

虎牙擠出一絲苦笑,道:脫力了而已,不過這兩天之內的確不能用全力了。

陸無雙也沒多說,向艾迪和巴查道:放心吧,我帶著虎牙進隊伍中心。說著,半拖半拽著把矮人拉入了隊伍中央。

整個隊伍以一種最快的速度向森林飛奔,但是只片刻時間,背后的怪獸便清醒過來。劇烈的疼痛讓怪獸發狂了,牠整個身軀終于露出水面,竟有近百米長,在沼澤上扭轉著身軀,飛快的追了上來。

跑在后面的冒險者們心膽欲裂,不顧隊形的紛紛向前飛奔。隊伍中的遠程攻擊團隊用弓箭及遠程魔法攻擊怪獸,但卻連阻擋怪獸的步伐都不能,眨眼間便被怪獸追到了十米之內。

隊伍后方開始不斷的傳來慘叫聲,數十匹駿馬驚得向沼澤深處逃竄,十幾個冒險者躲避不及,被怪獸撕咬成一堆爛肉,再惡狠狠的吐向一旁。人群開始惶恐不安,雖然冒險者們都有真才實學,但是對付這種不知生存了多少年的怪物卻也有心無力。

陸無雙看著背后肆虐的怪獸,再看看女牧師們蒼白的臉色,還有踉蹌行走的虎牙,苦笑了一聲,刻意的放慢了腳步,只眨眼間的功夫已經落到了隊伍最后方?;⒀篮桶系热撕芸熳⒁獾疥憻o雙的動作,還以為他跑不動了,連忙向陸無雙奔來,邊跑邊喊著讓陸無雙快跑。

陸無雙卻看準了一匹駿馬,翻身便跳了上去,然后以極快的速度在那駿馬的雙眼前施展了一個簡單的催眠術。那駿馬頓時停止了驚慌,被陸無雙韁繩一帶便掉頭向怪獸沖了過去。

這驚險的一幕卻只落到了有限的幾個人眼中。艾迪、巴查、虎牙自不必說,泰龍雖然在前面,卻時時刻刻都在回頭看著怪獸的情況,也目睹了陸無雙沖向怪獸的整個過程。

只見陸無雙騎在馬上,就如同和駿馬融成了一體,駿馬象是在花朵上跳舞的精靈一樣,圍繞著怪獸靈巧而不慌不亂的閃動。怪獸原本根本不把這一人一馬看在眼里,然而兩次三番的撲擊失敗,也讓這怪獸冒出了渾勁。牠連續發出凄厲的咆哮,巨大的身子左右搖晃著,伺機要吞食這可惡的蒼蠅,然而陸無雙總在毫厘之間輕松閃過,讓怪獸更是怒發沖冠。

泰龍見陸無雙糾纏住怪獸,連忙招呼大家繼續向森林沖擊。這時大多數的冒險者也注意到了陸無雙,頓時不少人都發出歡呼,跑得更是有勁了。艾迪和巴查兩人卻并沒有隨著大隊離開,而是拎著兵器遠遠的壓陣,心想只要陸無雙出了點差錯,一定要上去幫忙?;⒀离m然也有心幫忙,但無奈早已渾身乏力,幾乎是被旁邊的女牧師架著一路奔跑。

雖然艾迪和巴查看到的陸無雙躲得輕松,可陸無雙卻是有苦自己知。他要保持催眠術,讓馬匹的動作完全符合要求,時間長了,自然再次出現靈力匱乏的情況,好幾次險些被怪獸逮住。陸無雙不禁長吸了口氣憋在%.口,心知自己只有一次機會脫身,如果控制不住這怪獸,恐怕自己也難免落得個慘死的下場。

陸無雙再一次閃過怪獸的攻擊,趁著怪獸碩大的頭顱擦肩而過的瞬間,猛地從駿馬上躍了起來,輕若無物的落在怪獸的頭上,隨即一把抓住怪獸的一根長須,蕩鞦韆一樣蕩到了怪獸的面前。

此刻陸無雙可算是和怪獸近在咫尺,怪獸血紅的雙眼就在他面前不足一臂的距離。怪獸顯然沒有料到這個小小的人類竟然有這樣的膽量,不禁吃了一驚。正在這個功夫,陸無雙松開手,身體在空中停頓了一下,隨即背對著艾迪和巴查等人施展了一個催眠術。

和剛才對馬匹施展的催眠術不同,這次陸無雙是拚盡了全力施展出來。雙手間閃爍出一絲白光,閃電般在怪獸的面前晃了一下。怪獸頓時一陣恍惚,隨即人事不省的從空中砸落。陸無雙雖然可以漂浮在空中,卻不想讓艾迪等人看到自己能飛,于是也石頭一樣跟著怪獸砸入泥沼之中。

艾迪和巴查嚇了一跳,他們不知道陸無雙做了什么,只知道一陣怪異的白光過后,怪獸和陸無雙就都狠狠的砸進了沼澤之中。艾迪和巴查連忙沖了過去,但還沒到地方,就見陸無雙泥猴一樣從沼澤中鉆了出來,狼狽的吐了兩口泥水,連忙擺手讓兩人倒退。

三人會合到一起,就像逃命一樣瘋狂的向森林跑。陸無雙知道那催眠術的效果不足以讓怪獸長時間失去意識,如果跑得慢了,恐怕自己就要成為人家的腹中食。

這真是一段亡命狂奔,前方皇庭玉龍隊帶隊逃竄,后面陸無雙等三人也是玩命的狂飆。雖然平日里千米的距離對他們來說不算什么,但此刻卻顯得那樣遙遠。好在怪獸并沒有及時醒來,當陸無雙等三人最后一個踏上堅實的地面時,三個一身泥水的人已經一**坐在地上,連話都不會說了。

泰龍冷冷的瞄了眼陸無雙,隨即便把目光投注在遠處的沼澤上。那怪獸已甦醒過來,正在沼澤中大發雷霆。那龐大無比的身軀在沼澤中做出各種怪異的姿態,卻不向森林中撲來,折騰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那怪獸才咆哮著沖入沼澤之中,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有人都松了口氣,清點人數,被那怪獸咬死了二十幾個冒險者。大家原地把身上的泥水擰了擰,簡單處理一下之后,便開始打量面前鼎鼎大名的神棄之森。

這一看,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這神棄之森果然是邪門的地方。眼前的一片森林就像一堵墻一樣,聳立在眾人面前,想要騎馬或者獨角獸進入森林顯然絕不可能。人們只有從密密麻麻的藤蔓和樹干中扭曲著身子穿行才能進入,而偌大的一片森林竟然沒有任何聲音,只有當微風拂過的時候,才有些微弱的樹葉沙沙聲。

陸無雙盤膝坐在這些巨樹之下,遠處不周山的遺跡已經無法看到??粗@些茂密參天的古樹,陸無雙不禁苦笑??磥磉@些古樹已經擁有相當的年歲了,可是在自己那個時代,這里可是遍地芳草如茵,鮮花盛開,連棵樹苗都沒有的??!

陸無雙恍然間似乎又回到當年,兩萬年前,他也曾來過一次這里。只不過和現在這如同地獄的神棄之森相比,當年的不周山就如同天堂一樣。而實際上,那時的不周山也的確可以說是天堂的入口。

不周山是神州大陸的中心,同時也是所有術士心中的圣地。當術士的修為達到鼎盛水平時,便可以到不周山接受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考驗。傳說中的另一個世界更加的公正、美好,人人長生不老,是真正的仙境。崑侖派長老長空先生當年接受考驗,廣發請帖邀請友人旁觀,陸無雙就曾混到人群中親眼目睹了當時的盛況。

拱衛不周山的四大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打開通道封印,頓時如雨點般的紫色閃電傾瀉而下,長空先生周圍近百里范圍皆化為飛灰。眾人都在遙遠的空中觀望,根本不敢靠前。那樣恐怖的考驗足足持續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就在第二天朝陽初起的瞬間,長空先生功德圓滿,化作一道白光順著不周山直刺入云霄,從此過著仙人般的生活了。

四大神獸呼吸之間便將不周山周圍的景色恢復原樣,仍舊是一副仙家氣象。那一天的驚心動魄實在讓陸無雙永生難忘,以至于他現在的心情十分的復雜。不周山變成這個樣子一定是當年那場滅世災難造成的,竟然連四大神獸的力量也不能阻止這圣地荒廢成地獄!

難道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真的不會再有當年的術士存在了嗎?陡然間,陸無雙升起了一絲帶著絕望的孤獨感,望著神棄之森愣愣的發呆。

忽然,陸無雙想起了一件事。當年第一大派崑侖派的山門就在不周山以東不足百里,不知道那里是否會有什么遺跡存在?如果天下第一靈根崑侖靈根仍在的話,那自己的力量恢復起來就有希望了。

陸無雙翻身從地上站起來,發現眾人已經將裝備從馬背上摘了下來,背在自己身上。這些人都是有相當經驗的冒險者,身上絕不會裝備過多無用的東西,包袱內的東西也不多。

泰龍也命令皇庭玉龍隊從獨角獸上下來,召集所有的人站在一起大聲訓話,不外乎是對眾人的安撫以及希望加強團結以順利完成任務等等。

艾迪拉著巴查、虎牙和陸無雙四個人聚在一起,小聲道:大家小心,這神棄之森里有死靈!當年在神魔大戰時代殘留下來的惡靈不滅,往往附著在野獸身上,襲擊周圍任何活動的東西。

你怎么知道?巴查奇怪的問道。

艾迪苦笑一聲,小心的看看四周沒人,才道:十年前我來過一次……

你來過?虎牙和巴查都是大驚失色,陸無雙還罷了,他們兩個卻知道神棄之森的恐怖之處。艾迪說他十年前就曾來過,那時候恐怕他也就剛剛十歲出頭,竟然敢闖入神棄之森,實在太聳人聽聞了些。

艾迪連忙打手勢讓兩人壓低聲音,苦笑道:當年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們三個現在不是一樣淪落到這個地步嗎?我相信你們兩個也有秘密沒有告訴過我,在這里就不要讓陸兄弟看我們笑話了。

說著,艾迪拍拍陸無雙的肩膀道:陸兄弟,看得出來你應該有不俗的實力,但是神棄之森里面的危險卻不是你能想象的,這次進去一切小心,最好和我們站在一起。

陸無雙微笑著點點頭,現在的他對于生死早已看得很淡很淡了,神棄之森帶給他的多數是神秘而不是恐怖。

在泰龍的帶領下,五百多人排成一隊向神棄之森深處邁進。當陸無雙的身子進入神棄之森后,頓時感覺自己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空氣既潮濕又有難聞的腐臭味,身體四周都是奇形怪狀的藤蔓和樹木枝干,多數都是叫不出名字來的植物。腳下是深可及膝的碎枝爛葉,每一腳落下去,都會冒起一股黑水,可以說是舉步維艱。泰龍和皇庭玉龍隊在前面帶路,路線選擇得果斷而堅決,一路大概行走了一個白天的時間,森林中已經漆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了。

冒險者們紛紛從裝備中舉起火把,黑暗的神棄之森中,冒險者們組成一條通亮的火龍,蜿蜒而行。行走中,艾迪忽然捅了捅陸無雙,陸無雙順著他的手勢看去,見到不遠處的樹根下露出一頭怪獸的尸體。那是一頭非馬非鹿,長著三只銳角的怪物,身上都是星星點點的傷口,尸體已有潰爛的跡象,地上一片黑褐色的血跡。

那明顯是劍傷。陸無雙和艾迪互相送了個會意的眼神。顯然皇庭玉龍隊曾經走過這條路,并擊斃了這頭怪獸。既然他們是第二次進入這里,想必第一次一定是失敗而回。那又是什么讓他們這樣的皇家精英吃癟了呢?陸無雙和艾迪不約而同的靠近了虎牙,現在這個矮人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余地,來一頭尋常的老虎都能把他生吞活剝了。

那是什么?走在陸無雙身邊的一個女牧師忽然尖叫道,在寂靜的森林中顯得格外刺耳。

眾人都繃緊了神經走著,聽到她這一叫,都嚇了一跳。

順著那女牧師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頭頂濃密的樹冠中間似乎掛著幾條黑影,不過火把的光線實在暗淡,讓人看不清楚。有個冒險者揮手便將火把扔向了空中,光亮翻滾著掠過黑影,頓時令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赫然是幾具模樣慘厲無比的死尸,渾身上下已經看不出完整的地方,就像一灘爛肉一樣被掛在樹上?;鸢艳D瞬間落在地面,頭頂上的尸體再次陷入黑暗,一動不動的,似乎有人漂浮在空中凝視著眾人。

不要亂看!快走!前方的泰龍忽然沉聲招呼,似乎對被詭異的懸掛起來的死尸沒有任何興趣。

冒險者中大部分都是些有閱歷的人,見狀也對泰龍有了些許懷疑。這樹上的死尸顯然是最近才被掛上去的,然而究竟是什么樣的東西這樣殘忍,把尸體撕爛了,然后再懸掛在十余米高的樹冠上呢?

一路上詭秘的氣氛逐漸增強,大家又連續見到了不下二十具類似的尸體,都是被或高或低的懸掛在樹冠上。而泰龍等皇庭玉龍隊的成員,卻好像是循著死尸的蹤跡在向森林內穿行一樣。

在漆黑的神棄之森中難以知道日夜的輪換,以陸無雙自己的估算,大家進入神棄之森已經足足有一整天的時間了。這一路上有驚無險,偶爾出現的幾頭猛獸卻根本不是皇庭玉龍隊或是冒險者們的對手,三下五除二的就被消滅了。以至于到了后來,大部分冒險者已經盲目的認為神棄之森并不像傳說中那樣恐怖了。

艾迪卻不住的提醒陸無雙等三人,道:雖然走了一天,但這里仍然不過是神棄之森的邊緣地帶,越**危險就越大。當年我并不是從這個方向進入神棄之森,所以也不知道這片區域究竟有什么樣的風險。

大家謹慎的再行走了半天的時間,森林的密度竟越來越稀疏起來,這讓大家行走的速度變得快了起來。

可能快要到了。陸無雙低聲道。

艾迪好奇的靠了過來,露出詢問的神色。

陸無雙指了指腳下逐漸變得堅硬的地面,道:這里的土質和別的地方完全不同,還有不同程度的結晶化,應該是許多年前被外力影響而形成的。而且我們已經有一刻鐘的時間沒有遇見過樹上的死尸了,想必已經穿過了什么東西的警告范圍,**到人家的腹地了。

果然,這時泰龍在前面忽然停下了腳步,返身來到人群中央,壓低了嗓音道:我們已經到了神魔時代的一個遠古戰場,你們所知道的那個冒險者就是從這里出去的?,F在我要所有人加上十二分的小心,隨時應付突發情況。進入戰場之后,近戰團隊和遠程攻擊團隊負責警戒,我們玉龍隊和救援團隊會負責搜尋神魔遺跡,所尋到的寶物統一管理,事后平均發放。

艾迪和赤雕等人對視了一眼,沒有說話。冒險者們大都抱以猶疑的目光,但是此刻卻沒有人敢站出來質疑泰龍的命令,于是以默許告終。泰龍陰沉著臉點點頭,轉身向隊伍前方走去,就在他轉頭的那一瞬間,始終關注著他的陸無雙似乎在泰龍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兇光。

要更加小心了!陸無雙輕輕拍了拍艾迪的肩膀。

艾迪扭頭會意的向陸無雙點了點頭。陸無雙心中一笑,心想和艾迪這樣聰明的人配合倒是不累,泰龍的陰狠看來艾迪也有所發現。

close

猜你喜歡

異能小說 熱血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腹黑小說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后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以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為背景,以女主視覺描寫的女強小說!想看強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稱霸大陸嗎?那就來老鐵文學,看玄幻女強小說吧!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 中国足球彩票竞猜 快捷比分直播 gta线上怎么卖车赚钱 cf真人游戏生化视频 亿客隆彩票 大乐透开奖预测汇总 广东26选5图表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板 江苏竞彩e球彩最新开奖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快乐十分走势图 做贷款公司很赚钱 晒月亮南昌麻将规矩 地下城勇士城怎么加点 4399开心农场登录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彩乐乐 彩票大奖敲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