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頻道 >

花癡娘子在古代夏翌南,顧云箏小說

花癡娘子在古代夏翌南,顧云箏小說

發表時間:2019-07-04 10:42 作者:蘇小沐

主角是夏翌南,顧云箏的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該小說名字叫做《花癡娘子在古代》,講述了“不喜歡?……”夏翌南質問,很好,顧云箏,你不喜歡是吧……...

面對夏翌盈探究的眼神,夏翌南也開始反思心里那一股奇怪的感覺,究竟……是不是喜歡?

“不可能的……我怎么會喜歡他……他又不是帥哥……”是非人類,超妖孽,-。-顧云箏這么說,挺違心的一句話。聽在夏翌南耳朵里是特別的不舒服。

“你說什么?我不是帥哥?”夏翌南身為男性的自尊心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如果我二哥不算帥哥的話,那么世界上恐怕沒有帥哥了……”夏翌盈瞥了瞥嘴。

“反正我不喜歡……”顧云箏瑟縮,不喜歡才怪,不過,如果和這妖孽天天……嗯……不噴鼻血那么自己就是神仙了。

“不喜歡?……”夏翌南質問,很好,顧云箏,你不喜歡是吧……

“是!我喜歡的是人,又不是妖孽……”顧云箏挺直了身子,說。

“碰——”夏翌南倒地,妖,妖孽?原來她是說自己長的太美了啊-。-,心里狠狠的自戀了一把。嘿嘿,顧云箏,赤手可得。

“誒,夏妖孽,那么多人喜歡你,你就別和我過不去了……”顧云箏用小腳踢了踢倒地的某男。

“喜歡就是喜歡唄,歷史有的事……”夏翌盈在一旁嘀咕,反正都會在一起,早晚不是一樣?(現代的蘇小糖一邊吃著薯片,一邊對著鏡子說:看來某男大概起了心思了,某女以為自己純粹是愛好美男,唉,兩傻孩子。)

“戚——”某男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某女差點暈倒,天吶,這妖孽,連拍灰的動作都這么性感……不行了,我支持不住了……

眼神忽忽悠悠,沒有了焦距……這是快眩暈的表現,咦?那船上的是啥?純純的美男子?顧云箏找回了飄到天國的意識,朝美男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嘿嘿,帥哥啊,不介意我和你一起搭船吧……”顧云箏雙手捧心,滿臉的愛心泡泡,飛呀~飛呀~

帥哥輕輕的笑了笑,伸出了修長的手指,做出了邀請的手勢。

“哎呀呀。”顧云箏伸手要接。

“顧云箏!!”一陣怒吼,顧云箏看見了自己面前腦袋冒火的夏翌南。

“一下子沒看見你,你就跑來偷腥了?嗯哼?美男就沒有我好看?”夏翌南瞇起了眼。自己瀟灑的拍完灰,抬起頭想看見滿臉花癡的顧云箏,滿足自己的自尊心,沒想到,這丫的,居然跑來泡美男?

“相公,你快看,美男也,美男!!”顧云箏雞凍啊~~

“翌南兄?”美男開口。顧云箏滿臉堆笑的看著白衣飄飄的帥哥。嘖嘖,尤物啊。不過,好像夏妖孽更帥也。

(顧云箏小小的心靈里:美男子大PK,首先出場的是夏妖孽,后出場的白衣帥哥,看,夏妖孽那好看的眼睛……邪魅的唇線,……結果出來啦,我們的帥哥大PK,NO.1……夏妖孽,鼓掌,撒花~~)

“辰亦?”夏翌南沒想到在西湖游玩能看見自己多年的故交,顯得有些驚訝。

“想必這位就是嫂夫人吧?”許辰亦修長的手指指向了顧云箏,顧云箏還沉浸在漫天飛舞的花瓣里……

“許兄,見笑了,這位確實是賤內,有些不尊敬的地方,許兄當多包容啊……”夏翌南把那個‘賤’字咬的特別重。

“你才賤!!”顧云箏剛剛反映過來就聽見夏翌南叫自己賤內,心里特別的不爽,X死妖孽。

許辰亦笑的邪魅。顧云箏一把推開夏翌南,走上前。握住了帥哥的手。“帥哥啊,你叫啥?”

“哦,嫂夫人不可如此,在下許辰亦。”許辰亦掰開了顧云箏握住自己的手,做了個倚。

姓許?這么狗血?難道是許仙的后代?顧云箏大囧。

“顧云箏,你要氣死我是不是?”夏翌南真想抓死這個小妖精,居然當著自己的面如此接近別的男子,就算那男子是自己的好兄弟也不行。

“二哥,不如我們也乘船泛舟吧?”夏翌盈開口打破了三人之間窘迫的狀態。

“哼!”顧云箏白了夏翌南一眼,該死的妖孽。

“好。”沒有理會顧云箏的白眼,夏翌南很霸道的抓住了顧云箏,這次,說什么也不讓你接近帥哥。

“夏兄,不如一起,反正船大,人多點熱鬧。”夏翌南不好說是不讓顧云箏接近他,只好答應著,確是擋著顧云箏。

-----------------------------------------------------------------------------------------------------

顧云箏氣的跳腳,這夏妖孽怎么可以這樣,自己一想和帥哥說說話,他就插進來,夏翌盈也是,怎么可以幫著那該死的呢?(倫家兩個是兄妹,當然是護短。)

“唉……”顧云箏不怕死的又嘗試著和許辰亦說話。

“哦,對了,許兄,你這次來杭州是游玩的么?”夏翌南一個橫身,擋住了顧云箏的視線。哼!!看你怎么辦。

“差不多吧,有些生意上的事,也要來處理一下的。”許辰亦的談吐很儒雅。

“那呆多少天呢?”

“也拿不準,處理完事情就會回京城的……”

京城?一旁的顧云箏聽見京城兩字眼,心里頓時好奇起來,穿越的前輩都是在京城做出一番大事業來的,既然來到了這里,總要留點自己的豐功偉績啊,嘿嘿。

此時,四周的青山綠水都入不了顧云箏的眼,心里盤算著,如果在京城做出了事業,那么就有錢,就有帥哥,就有好多好多的帥哥。夏妖孽會跪在地上說“老婆大人啊,讓我服侍你吧。”想想就特別的爽。

接著,夏妖孽就一直和許辰亦大帥哥講什么商機,聽不懂,上眼皮和下眼皮開始打架了。好困……

“呼呼——”顧云箏傳來了安詳的喘息聲。夏翌南朝她的方向看去,嘴角染上了一抹笑。

“帥哥丫——”顧云箏囈語,夏翌南的臉黑了,顧云箏砸了砸嘴,“夏妖孽,給我捶背。”滿足啊。夏翌南心里極其的不爽,這小妖精做夢都不忘討厭自己,難道自己真的這么討厭么?

“丫、”顧云箏一個翻身,撲向了湖水。水不斷的往嘴巴,耳朵里灌,腦袋里只剩下了“嗡嗡——”的聲音,好難過……“咳咳……”顧云箏驚醒,發現自己滾到了水里,啊啊啊啊,自己可是一只旱鴨子,不會游泳啊。

“救,救命……”夏翌南剛想跳下水,只見一道白色的身影跳入了水。

“嫂夫人,沒事吧。”許辰亦拖住了顧云箏,顧云箏抓住了救命稻草,死命的扒拉著不放,許辰亦想向船邊游去,卻停住不動了。

“二嫂,你沒事吧……”夏翌盈在船上打叫著。

許辰亦的臉色變得蒼白。剛還在吃哪門子醋的夏翌南看見,心里暗叫不好,立馬跳入了水里。扶住了下沉的許辰亦,一把抱住了顧云箏。掙扎到了船邊。

“許辰亦,沒事吧……”許辰亦一睜眼,看見了夏翌盈的臉,笑了笑,臉色紅潤了些。

“剛才被水草纏住了,多虧了夏兄……”許辰亦喘了口氣,看了眼昏迷的顧云箏。

這丫的,一看見許辰亦呆在水里不動了就嚇得華麗麗的暈倒了。

“顧云箏,快醒醒。”夏翌南不顧自己完全浸濕的袍子,擔心的拍了拍那張巴掌大的小臉,臉上毫無生機之色,夏翌南只覺得心里好難過,怎么好像快失去了一樣……

“讓開,讓我來……”夏翌盈推開了夏翌南,對著顧云箏心臟按壓,顧云箏吐出了長長的一道水柱,上面還有兩只小魚……一臉正經的夏翌盈不禁嗤笑。

“唔……”顧云箏慢慢睜開了眼睛,看清楚了一切,立馬掙扎的跳起,抱住了夏翌南的脖子。“哇,水啊,水啊……”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抱著么緊……”夏翌南的臉很紅。

“不要……”剛剛‘死而復生’的顧云箏兩只白皙的胳膊抓的更緊了,被水浸濕的衣服被風一吹,更加涼了,許辰亦冷的發抖,而剩下的兩人透過了夏天薄薄的衣衫感受著彼此的體溫,顧云箏和夏翌南都有些害羞了,心里的感覺也在慢慢變化。顧云箏心里糾結著(不行,我是色女,不可以動情的,要是被吃死了,就找不到帥哥了……不過,這種感覺挺好的,夏妖孽人挺好的也……)夏翌南:我對她是什么感覺?為什么會害羞?為什么會臉紅?是不是喜歡上她了?……

花癡娘子在古代

花癡娘子在古代

  • 評分:5.0
  • 點擊:0
  • 來源:快閱小說
  • 作者:蘇小沐

情節構思新穎,語言描寫,外貌描寫,環境描寫,神態描寫等人物描寫很好,處理得詳略得當,刻畫人物栩栩如生平,淡中又不失新鮮感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鸟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