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煙花散盡,愛成空 > 第二章 情愛?阻礙!

第二章 情愛?阻礙!

銅雀驚鴻 2019-08-17 03:02:40

"你說離什么婚?!"

我掙脫不開,只能抬起頭來面對他鐵青的臉色,我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吼著,"秦薄覲!你別用對付外面女人的手段來對付我!你侵犯別人是違法的,會被起訴!你在家里,侵犯我,婚內強#*一樣是違法的!我告訴你,你最好別用你碰了別人的手和嘴碰我!我覺得惡心!"

他一言不發,眉頭卻鎖成了死結,看著我的目光越發深沉。我受不了他這個樣子,掙扎得越發厲害,"你他媽的放開我!秦薄覲!!"

他卻一下強.吻過來,壓著我的唇舌,如狂風暴雨席卷著我腦海中的理智!

我閉上眼,心狠咬牙,一瞬血腥蔓延,從他的薄唇滲透至我的口腔。

他卻仿佛不知疼,吻得更加厲害,力道是要將我生吞活剝!

我聲響也發不出來,指甲死死掐著他的手,卻無濟于事。盛怒之下,左手終于抓住玄關的琺瑯花瓶,對著他的后背就砸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琺瑯花瓶碎落在地,接著周圍寂寥無聲,他終于放開了我。

慢慢后退,襯衫上滿肩滿背的血。

唇角亦帶血,血中帶笑,"幾日沒見,你長進不少。"

我握著殘存的花瓶碎片,說:"你別逼我。"

他沒說話,我順著他目光看過去,小愛正站在走廊旁,疑惑地看著我們:"爸爸,媽媽,你們吵架了?"

聽到小愛甜甜的聲音,我死死憋住的眼淚一下就落下來了。

縱然我和他水火不容,小愛卻不能受到傷害。

可我卻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孩子。

秦薄覲淡淡回應:"沒有。"

小愛還要再問,他的神情突然駭人,對著保姆厲道,"怎么看孩子的?不想干就給我走人!"那保姆頓時嚇住了,"先生,對不起。我,是我沒看好小姐。"

抱著小愛倉皇就躲進了臥室。

我知道他的手段多,不止對保姆,對我也一樣。

也就是我傻,才會信了他,才會簽了那份婚前協議……才會信了這世間他對我的愛永垂不朽!

可現在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和他斗智斗勇,七年婚姻走到盡頭,只剩下疲乏厭倦,我不想再見到眼前的人,我只想離婚。

他轉身進了衣帽間,門也不關,利落取下襯衣換著。

后背的血紅觸目驚心,我覺刺眼,轉身要走。

他的語氣不容置喙:"五分鐘后,記者會。你知道該怎么說怎么做。"

果然是在商場浸**太久,他竟然真的無恥到了這個地步!

他是怎么做到,臉不紅心不跳,一點愧疚和抱歉都沒有,就直接發號施令,讓我去為他的禽獸行為買單的?!

我怒極,反而嗤嗤笑了起來:"對不起,做不到。"

他淡淡說,"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見。"

拉開門,門外的三個保鏢立刻轉頭看我:"秦太太,請上車。"

……

在路上,我就設想過,以秦薄覲在晉城的勢力和知名度,發布會定然人滿為患。

進了會議室,我還是被嚇住了。

幾百個話筒和閃光燈擋在我的面前,無數聲音交織著,鋪天蓋地,密密匝匝:

--秦總被捉奸在chuang,是真的嗎?

--謝安安指責秦總性侵,您相信誰?

--是您滿足不了秦總,他才出軌的嗎?

--招妓一事,您有什么看法?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 人妻?忍欺! 第二章 情愛?阻礙! 第三章 慌?謊! 第四章 心上人?心尖刺! 第五章 百日恩?白日恨! 第六章 珠胎暗結?欲加之罪! 第七章 解釋?掩飾! 第八章 真心意?占有欲! 第九章 走投無路?絕處逢生! 第十章 珠胎暗結?指鹿為馬! 第十一章 衣冠楚楚?衣冠禽獸! 第十二章 捕風捉影?積毀銷骨!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鸟叔游戏